第228章 228.无所谓,我会出手_京都羽翼的荣光
投哪小说网 > 京都羽翼的荣光 > 第228章 228.无所谓,我会出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28章 228.无所谓,我会出手

  第228章228.无所谓,我会出手

  “你特别想参加晴明的婚礼吗?”

  源赖光看着身边已经愣神很久的咲初小藤沉吟了下,又多问了一句。

  “啊?没,没有。”咲初小藤连忙摇摇头,然后小声道:“那我就不去了。”

  虽然很想说想参加,可内心却有个声音,在告诉她不能再这么贪心。

  她心里面有些苦涩起来。

  可又不敢表现出不好的情绪。

  “我先去看着他们搬东西,你的房间在二楼东边第三间,也就是我房间的右侧,累的话先去客厅休息会吧。”

  源赖光没瞧出异样,他看着基本从车上搬完的东西,扭头又对着咲初小藤交代了句,又径直朝别墅走去。

  看着他直接离开的身影。

  咲初小藤站在原地更不知所措。

  她满心都是源赖光突然不让自己参加婚礼,好像开始生疏的恐慌感。

  一时间大脑都宕机了起来。

  看着面前清澈见底的水池里有几尾鲤鱼游来游去,她下意识的就蹲下了身体,抱着腿就把头夹在了里面。

  五彩斑斓的鲤鱼很快游走。

  本来涤荡的池面在几秒之内便恢复了平静,同时也如同面镜子,她同样在水面上清晰的看见了自己的脸。

  从第一次见到源赖光后,答应他稍微剪短的刘海又重新在额前变长。

  之前从未化过妆造的她,近些日子在和天海的相处中,学习了很多化妆技巧,今天就打了层薄薄的粉底。

  除此之外还涂了些浅色系口红。

  明明比以前更好看了,为什么光君反而还没有曾经那么喜欢看我了?

  咲初小藤知道自己很漂亮。

  这个自我认知,还是在以前上高中的时候,教授妆造课的老师,随即点名点到她,上台当众夸奖出来的。

  因为那节课自己把脸露了出来。

  虽然她也知道,老师会夸赞每个学生,但就是上完了那次课,自己鞋柜里的图钉和假老鼠比以前更多了。

  所以她才在容貌上有些自信。

  可跟源赖光在一起后,她发现对方身边的女孩有很多,无论是自己认识的天海,还是那位御药袋同学,不仅长的漂亮,还特别的会穿衣打扮。

  这一下子就让她慌了。

  也就是这个原因,哪怕良影天海不教她,她自己有时候都会找些时尚杂志来看,试着让自己变的更漂亮。

  可按书上推荐的风格,比以前更漂亮后,源赖光反而没那么爱看了。

  现在她能推断出两方面,一个是自己可能没那么漂亮了,另外一个就是自己争风吃醋,惹的他不高兴了。

  可自己明明已经很大度了。

  为什么还会弄成现在这副样子?

  越想咲初小藤就越慌,好像掉进了无边的黑暗中,想要找到指引光明的灯塔,可无论往哪走都没有光亮。

  眼前的水面又有鲤鱼游过。

  翻腾的水花瞬间就把本来水面倒映的脸颊搅乱,荡起了一层层波纹。

  咲初小藤紧紧咬着下嘴唇。

  正当她发觉视线朦胧,有些不舒服时,身后却突然传来焦急的声音。

  “阿藤,坏事了,彻底坏事了!”

  她刚刚扭过头,就看见良影天海从不远处急匆匆的走过来,脸色同样很不好看,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

  还没见过天海有这样的脸色。

  咲初小藤被吓了一跳,连忙揉了揉眼睛,撑着自己的身体在水池边站了起来,小声问道:“怎,怎么了?”

  “没想到那家伙竟然趁虚而入!”

  良影天海急匆匆走过来,累的都开始喘气,但她刚愤愤不平的说了句话,就注意到了小女生脸上的异样。

  她抚着自己起伏不定的胸口。

  又有些惊疑的看着咲初小藤微红的眼眶,顿了下声音后疑惑的问道:

  “你怎么看起来这么不开心?而且眼睛这么红,像是刚刚才哭过一样?”

  要说哭好像也不是那回事。

  总之就是脸色晦暗,眼眶红红的有些湿润,怎么看都像是受了打击。

  可今天明明是搬家的好日子。

  不等良影天海多问,咲初小藤就连忙搓了搓脸,急忙的向她解释道:

  “我蹲的时间太长,刚才一直看鱼忘了眨眼间,所以可能看起来很红。”

  良影天海闻言依旧怀疑,但盯着她的脸看了会儿,没看出来什么东西后才问道:“刚才伱看见御药袋了吗?”

  “御药袋同学?”听到这个名字咲初小藤微怔了下:“没看见啊,怎么了?”

  “那可能你没注意到。”

  良影天海说起了正事,立马把她的事就给忘了,脸色也很快转为了凝重:“但我刚才看见了,而且还注意到了她今天走路的姿势,非常不对劲。”

  “姿势?”咲初小藤愣了片刻。

  “没错,就是姿势!”良影天海深吸了口气,似乎在平复着心情,半响后才缓声道:“她已经不再是个女孩了!”

  “啊?不不是女孩了.”

  在旁边听到这话的咲初小藤,先是愣了下,随即下意识张大了嘴巴。

  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

  反而生理手册都要被她翻烂了。

  良影天海说的不是女孩,她只是几秒钟,就反应过来了是什么意思。

  可同时一个疑问瞬间浮现。

  难道之前光君和御药袋同学,都已经这么久了,还没做亲密的事吗?

  忽然间她有些想法蠢蠢欲动。

  仿佛有些东西被串在一起,很快就要喷涌而出,可下一刻,咲初小藤就听见了良影天海满是不甘的声音:

  “根据我的经验和眼光来看,御药袋茶音昨天很累,她刚才连出门都是扶着腰的,而且黑眼圈重的不像话。”

  “所以她就不是女孩了吗?”咲初小藤眼神飘忽,不知道突然想到什么。

  “这证明她昨天晚上,肯定是熬夜之类的了,但熬夜可是不会扶着腰。”

  良影天海说这话的语气,都有种咬牙切齿的味道,仿佛就算是说起这样的话题,都能引发她的嫉妒心思。

  因为她也是有过亲身经历的。

  如果是熬夜的话,肯定只会有黑眼圈和眼袋,脸色看起来精神萎靡。

  可扶着腰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夜里面工作一整夜,还是闲得无聊,两个人玩起了跳马游戏。

  事实上良影天海还真猜错了。

  御药袋茶音扶着腰,主要是因为源赖光昨晚因为不能拿到最后一份而收取利息,折腾后留下的印记而已。

  但这些她们两个都不知道。

  良影天海只知道,她可上一次扶着腰出门是前辈在她身上使劲之后!

  相比于良影天海的愤慨,咲初小藤就显得有些失神,恍惚了半响也没缓过神来,更是连半句话都没说出。

  过了好一会她才缓缓低下了头。

  手指攥紧了自己的袖子,她颤着声音问道:“所以.确定是昨天吗?”

  “肯定是昨天一晚上都没睡。”

  良影天海气的跺了跺脚,把刚刚才游过来的鲤鱼吓的四散游走,起点金色的发根儿都打卷了,愤声说道:

  “没想到她竟然是这种人,知道我们要搬过来,就早一步先下手为强!”

  “原来是这样”

  咲初小藤不禁低声自语了句。

  她攥着袖子的手指发力。

  泛白的指尖几乎不见任何血色。

  她刚才脑海里即将喷涌出来的东西在良影天海的几句话后,终于如同泉水全部都抑制不住的满溢了出来。

  御药袋同学昨天做的事。

  很有可能就是光君不愿意带自己去参加小木君婚礼的主要原因之一。

  自己的大度是不是错了?

  被通知不参加婚礼后,再加上各种因素的总结,咲初小藤本来坚持的战略方针,此刻出现了动摇的情况。

  这个问题让她陷入了沉思。

  而听到她认同,良影天海还以为小女生是赞同自己的想法,可想到御药袋的事,一时间心情又沉重下来。

  “她肯定是色诱了前辈,说不定还妄想怀上孩子,把咱们俩赶出去呢!”

  “那怎么办?”咲初小藤抬起头。

  良影天海的杏眸中满是阴翳,沉着脸冷声说道:“无所谓,我会出手。”

  咲初小藤嘴唇唅动了下。

  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

  好像天海每次出手,包括自己不在的时候,她告诉自己之后,那位御药袋同学,就会和光君更加的亲密。

  她现在心里已经害怕极了。

  甚至都想劝天海别再出手了!

  可瞧见良影天海的脸色,咲初小藤的小脸又黯然了下来,知道自己说的没有用,一时间甚至有点自闭了。

  她眼神逐渐暗淡了下来。

  最终咲初小藤又低下了头。

  细长的刘海重新遮住眼睛,她细若蚊声的说道:“我我去那边转转”

  良影天海闻言愣了下,她来找咲初小藤就是打算商量对策的,虽然不一定有用,但三个臭皮匠还能赛过诸葛亮,两个人起码还有吐槽的对象。

  可自己才表明立场,咲初小藤就就忽然离开了,她望着对方离开的身影抬起了些手,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大概是觉得敌人太强大了吧?

  良影天海挠了挠头,只剩下她自己站在水池边,蹙眉想了会儿,决定还是不能放弃,要为幸福拼搏到底。

  而且前辈昨天才警告过自己。

  既然阿藤不敢的话,那自己就做一个跟御药袋茶音抗争到底的斗士。

  以前是那家伙,就是仗着前辈宠她才能肆无忌惮,但刚才源赖光就说了明天要去北海道办事几天不回来。

  而且前辈的父母明天也会离开。

  这样算下来的话,这栋别墅里就剩下她跟阿藤,还有御药袋三个人。

  这下御药袋茶音没了靠山。

  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就要在这几天内,给这个狐狸精一个下马威!

  她就不信找不到对方的把柄。

  越想良影天海越兴奋,似乎已经看见自己折服御药袋茶音的画面,心里不禁暗自得意:“莫非我不懂茶?”

  心里的密谋敲定了之后。

  总算是没有刚才那么心烦了。

  而另一边,却是不同的画面。

  从中庭的水池边离开后,咲初小藤浑浑噩噩的茫然走着,她不敢去别墅里,怕被源赖光发现自己的异样。

  居然亭的总占地面积上千平米。

  除去三百多平的别墅地皮,还有将近七百米的绿化面积,而水池和庭占了大半,但别墅后面也有片空地。

  这里本来是规划做泳池的。

  可居然亭用的是东方园林风格的建筑模式,所以这片地方,反而被原来的主人当做菜地给完美利用起来。

  只不过源赖光不种菜,所以这片地方,暂时也就不得已而荒废下来。

  找了个偏僻的角落里蹲下来。

  咲初小藤从怀里拿出手机,摁下开屏的按钮,看见了源赖光的屏保。

  她眼神呆呆的盯了会儿。

  终于是下定了决心,划开了手机屏幕后,拨出了个无比熟悉的号码。

  嘟嘟,嘟嘟——

  短暂的铃声后电话被接通。

  “怎么这个点打电话来了?”

  话筒里传来了熟悉的慈祥声音。

  也就是听到了声音,咲初小藤终于按捺不住心里的难过,眼眶瞬间就红润起来:“奶奶,完蛋了,全完了.”

  “不要怕,有奶奶在,慢慢说。”

  听见孙女的啜泣声,电话那边的清水阿婆没有任何慌忙,反而好像早就有所预料一般的安抚着咲初小藤。

  相比于蹲在角落打电话的她。

  本来在别墅里,刚刚把搬家公司员工送走的源赖光,同样也在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信息,微微皱起了眉毛。

  “思念只会拉丝,见面才会倒沫。”

  这是水泽夏夜发来的短信。

  时间就是三十秒之前。

  盯着屏幕几秒后,他便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脸上露出了玩味之色。

  论散发茶味还得是你啊。

  大师连给你提鞋恐怕都不配!

  然而源赖光没有选择回复信息。

  水泽大宗师就没安过好心,他可不觉得对方这是单纯想要深入交流。

  能连死三任丈夫的女人会简单?

  大概是神谷圣子的事情。

  源赖光刹那间便抓住了重点。

  虽然在电话里水泽夏夜算是句句都占了上风,但神谷圣子打过去,本来就已经是种互相心知肚明的挑衅。

  更何况神谷圣子去质问大宗师。

  在某种意义上,就已经证明了源赖光没有完成交易,甚至说的更过分一点,是他单方面把交易给终止了。

  女人哪有不小肚鸡肠的?

  源赖光思索了下,觉得就以拥有死了三任丈夫经历的水泽夏夜,肯定不知道在哪现在正想办法报复自己。

  “得想想怎么对付这只大绿茶.”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ouna.org。投哪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oun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