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世界变了_儒圣顺着网线打人的日常
投哪小说网 > 儒圣顺着网线打人的日常 > 第139章 世界变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9章 世界变了

  第139章世界变了

  “杀!”

  韩舟挥动着玄重刀,收割着幻云宗那些弟子的性命。

  在刀出手时,韩舟一点犹豫都没有。

  这些人,视人命为草芥。

  或许在他们长大的环境里,习惯了做被凌虐者,而等到自己上位,就变本加厉的报复给和曾经的自己一样的人。

  或许有些人是修炼世家,生来就不是凡人。

  但,这并不是他们杀人如杀鸡,视凡人为另一种生物的理由。

  韩舟的玄重刀天痕第一式——重一,是群体性攻击,刀锋过境,大量刚刚金丹的修士直接被强大的重力和九倍刀势撕裂成碎片。

  而基础好一些的,则是能勉强苟活,却也是身受重伤。

  下一刻,大量圣玄的战士就会上前,带走他们的性命,一如他们带走凡人性命时做的一样,或许还仁慈很多。

  “杀!”

  韩舟如同一条龙一样游走在战场上,每每遇到敌人多的区域,直接就是小世界镇压,然后疯狂出刀。

  杀死这些人完全不会给韩舟带来心理负担。

  反而!

  韩舟觉得十分畅快。

  这一刻,韩舟感觉自己像一个侠客。

  除暴安良,替天行道。

  虽然这听起来有点扯,但的确如此。

  韩舟如何在坑,再狗,也是针对和自己境界实力差不多的修士而言,在成为修行者后,就再也没对凡人下过死手了。

  前程往事如云烟。

  如果是天玄联盟出了一个韩舟这样的人,会是什么后果?

  恐怕修炼有成之后,就冲进垃圾场,把以前和自己作对的凡人都杀得干干净净了。

  “将军!”

  韩舟领着一队人完全穿插,将对方的金丹修士分割成两边时,有人高喊呼唤韩舟。

  韩舟回头一看。

  顿觉棘手。

  居然有这种玩意儿!

  此时,一具一具金丹修士的尸骸,站了起来。

  而操控者,正是一名元婴期的魔修。

  韩舟有这人的资料,大概记得,名叫赵萱萱。

  没想到一个女元婴修士,暗中居然修炼了魔道之中都极为阴狠的控尸法。

  韩舟又往前看了一眼。

  此时,就要把对方金丹修士分割一分为二了。

  对方的金丹多,但是境界实力低。

  如果让他们合在一处,各种攻击合击对第一军的威胁很大。

  一旦把对方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对方的威胁性就直线降低了。

  不过这个修炼控尸法的赵萱萱怎么办?

  这人操控着数十上百金丹尸骸,在群伤方面,比韩舟本人还猛。

  而且,一旦让她完全熔炼了这些尸骸,她还可以控制这些尸骸金丹自爆。

  堪比人形核子武器。

  此时,一柄飞剑洞穿了一具尸骸,斩断了赵萱萱的精神控制。

  “将军,这个我来。”张百忍到了。

  韩舟看张百忍杀了过来,直接转头继续往前分割。

  这战法是韩舟在开打之前就计划好的。

  一旦遇到了对方金丹比自己多,但大多都是金丹初期的状况。

  就用分割战术,或者说中央突破战术。

  如果是反过来,那就用穿插战术。

  “逃!”

  当韩舟杀穿整个幻云宗的时候。

  山上很多人朝着两侧御剑飞奔。

  韩舟笑了。

  等你们逃呢,越逃越省力。

  第一波尝试往外逃的人,跨出山门后,就被第一军战舰锁定。

  灵能炮轰然炸响。

  “轰!”

  最前面的人遭受了密集轰击,迅速陨落。

  后面跟着御剑而来的人,迅速朝着其他方向溃逃。

  这些灵能炮,是可以正面轰死元婴级修士的炮,只是不那么容易命中个人目标罢了。

  普通金丹可躲不开这东西。

  在幻云宗内部,这里经历了这么些年的运营,有很多阵法一类的东西,而且山体额外加固过,加上各种防御等级很高的亭台楼阁和房舍。

  灵能炮轰击不起作用。

  但是一旦跑出战场范围,那可就是另一回事了。

  完成纵向分割之后,韩舟迅速带人回头:“跟我走!”

  再来一次横向分割,如果完成九宫格分隔,那幻云宗的普通金丹就只有等死一条路了。

  不过这情况太乐观了,韩舟顶多能完成一次纵横分割,不可能冲太多次。

  如果是那样,消耗过大后,遇到幻云宗的元婴高手,危险系数就太大了。

  幻云宗的元婴高手,也不是吃素的。

  “金丹啊!”

  曾经在韩舟眼中,高不可攀的金丹,如今在这里,疯狂的陨落。

  时不时,就有金丹修士因为必死无疑,而自爆。

  战场之上,数千种道法漫天飞舞。

  各种自爆和轰击不断。

  嘈杂极了。

  但,就是在这种环境中,韩舟听到了一股尖啸声。

  这尖啸声很奇怪。

  “音波攻击?”

  不只是音波攻击,而且是一种完整的法则展现的音波攻击!

  韩舟猛然回头,遥远的天边,一道身影正在迅速扩大。

  来人手持长枪,速度奇快,转眼之间已经杀到了幻云宗!

  “好强!”

  “化神期!”

  张百忍大喝:“将军,快走!”

  哪儿有走的机会。

  此时韩舟只能选择状态全开,硬抗了!

  镇龙小世界,小世界法则全部激活,真龙小世界本源的阴阳大道如同磨盘一样旋转,韩舟修炼的天罚道龙形天痕在其中闪亮,不完整的太极之道激活。

  龙魄从韩舟体内飞了出来,迎风暴涨,化作十丈长的真龙,盘旋而出,以己身补全太极之道龙形。

  锦绣山河,庞大的文道世界投影覆盖镇龙小世界。

  镇龙小世界形成时,本来就借鉴了锦绣山河的构造,两相叠加宛如一体。

  一道天碑从韩舟颅顶飞出,虚空高悬,上书‘镇’字,镇压整个小世界。

  熊猫化作貔貅本体,一道玉山虚影,镇压在小世界中央,貔貅踩在山上,仰头咆哮:“略略略~”

  韩舟的身体,镇龙体全转换,皮肤上染上了淡淡的金色光泽。

  雁门龙甲儒袍激活,龙鳞浮现,覆盖韩舟身躯。

  手握玄重刀,手指掐在指环上,随时都准备拿出笔、墨、纸、砚、印、押!

  不到顷刻间,韩舟已经调整到了最强状态,直接捏爆一枚灵源晶,补充己身灵气。

  而就这么顷刻间,杀到幻云宗的那名神秘化神高手,手中的长枪,已经抵到了韩舟胸膛之前。

  “好快!”

  封天术下,这把长枪依旧在靠近韩舟。

  迫不得已,韩舟只能直接展现欺天术,迅速消失在原地,挪移到了貔貅背上。

  这名化神期高手根本不理会韩舟本体,而是守在原地。

  “你不会以为我使用了欺天术,一定会在不久后回归原本的位置吧?”

  聪明如韩舟,当然从不会给外人解释自己的招数。

  欺天术是可以闪烁到其他位置,然后可以回去。

  但!不是一定要回去!

  从一开始,韩舟一直没用过有去无回的欺天术,就是防着有今天。

  虽然不是空间穿梭,但是短距离闪烁,还是可以用以保命。

  这名化神期高手冷笑:“没想到,酝酿蓄能如此久的必杀一枪,居然被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子躲开了。”

  “有点意思。”

  “果然和资料中提到的一样狡诈。”

  韩舟坐在貔貅背上,手心冒汗,脸上面无表情:“偷袭不成功,不如报上名来。”

  这名化神期高手冷笑:“天玄竞技场,朔锋!”

  朔锋?

  韩舟没有看到这个人的资料,可惜现在光脑的芯片之魂没有醒过来,没办法智能主动的去查询。

  如果自己现在去查,分神片刻,就是自己身死道灭的时刻。

  韩舟紧紧盯着眼前的人。

  天玄竞技场,是天玄议会核心的五大公司之一。

  其统领者名叫做司马云天,根据资料,是一个极其阴险,很聪明的人物。

  但就是这么一个人统治的天玄竞技场,几乎招揽了整个天玄的战斗狂人。

  包括一百零八洞天福地的大量顶级高手,都加入了天玄竞技场。

  在这个组织里的高手,都非常善于战斗,比普通修士的杀性和战斗力都强出很多。

  眼前这个朔锋,毫无疑问,是一个极度危险的超级高手。

  金丹,面对这种人,几乎毫无战斗的可能性。

  韩舟能对付普通元婴后期,对上元婴后期的天才,那也是白搭。

  对上化神期中的战斗狂人,几乎可以说是必死无疑。

  不过韩舟此时并不算特别担心。

  朔锋背负左手,右手持枪拖在地上:“出手吧,否则伱没有机会的。”

  韩舟冷眼:“你以为我会蠢到先动手?”

  先动手,动手就有破绽,别的金丹元婴抓不住破绽,化神期高手绝对轻松就能抓住。

  现在韩舟只能拖。

  拖到己方的高手过来,那就赢了。

  对方现在全球大溃退,到处都在撤离。

  不可能安排太多人出来暗杀自己。

  朔锋并不是很着急,他很确定,这附近没有化神期高手,所以才杀过来的。

  “有点意思,以文道解释阴阳大道芯片,架构出二层架构的文道芯片。”

  “做出了无视距离通讯的通讯元件。”

  “传闻在筑基期时,就原创了元婴期战诗,在金丹期更是创造了至少两种化神期战诗。”

  “既然能写,那你的文山学海应该高逾越千丈不止,单说天赋,最近三十万年,整个玄域的四大国都没有你这种天赋的儒道修士。”

  “加上堪比天生仙体的肉身,领悟力极强,筑基期掌握领域,渡劫掌握四种法则,金丹期掌握小世界……”

  朔锋笑了起来:“如果你选择加入天玄,加入天玄竞技场,我们可以破例提升你为三S级天才,排在所有天才之上,并且让你成为天玄竞技场第四大巨头,入下议院,未来我们力挺你成为上议院议长!”

  韩舟:“加入天玄?”

  朔锋玩味一笑:“你虽然生在圣玄功勋家族,国公世家,从小却没有和父母在一起过哪怕一天,你要是说你和你的家族有什么感情,只会让我发笑。”

  “至于圣玄帝国,生在垃圾场的你,从小就应该知道,这个国家于你毫无意义。”

  “为什么不可以加入天玄联盟?”

  此时,战场上的战斗都减弱了很多。

  很多人都在分心关注韩舟和朔锋。

  不只是战场上,甚至于,此时还有直播呢。

  两国之人都注视着这里。

  韩舟挑眉:“哦?”

  “就在刚刚,我杀了天玄联盟不止一个人,也不止十个人,搞不好不止一百个人。”

  “这样的敌人,你们也要么?”

  朔锋笑着收回了长枪,扛在肩头,轻松:“有什么不可以?”

  “我想所有人都想得通,与其有一个可怕的敌人,不如多一个可怕的队友。”

  “既然两国交战,杀死对方也无可厚非,想必天玄联盟的道友们,都想得通这件事情。”

  韩舟的问题可谓是用心险恶。

  高情商:我刚刚才杀了你们一百多人,你现在许诺我这么多来招揽我?

  低情商:对敌人这么好,自己人是狗吗?

  不过朔锋明显不是个普通的莽夫,回答问题很有章法,把韩舟问题里的陷阱,都给盖了过去。

  说白了就一句话,以前是以前,两国交战,你杀我我杀你那是必然的。

  如果你现在投降,以后就是自己人。

  对面的大高手加入自己,哪个天玄联盟的人不能接受?

  除了幻云宗的人接受不了。

  韩舟笑了起来:“我怎么这么不相信你提出的条件呢?”

  朔锋:“我当然可以证明我说的都是真的。”

  “不过我可没有时间去证明这一切了,你还有最后十秒考虑给我答案。”

  朔锋计算了一下,就算自己赶过来时,神识范围内,没有任何圣玄化神期高手。

  但按照化神期高手的速度,这段时间从看到直播,再到附近可能的区域冲过来,也差不多快到了。

  韩舟冷笑:“答案?”

  “你这种人,我见多了,天玄联盟所有的修士,在我的思维里,压根就不是人。”

  “你们只能称之为欺软怕硬慕强欺弱的畜生。”

  “的确,我在圣玄帝国从小过的并不好,但至少,圣玄帝国环境下,绝大多数凡人,是可以活到寿终正寝的。”

  “至少,圣玄帝国所有凡人,是可以读书认字的。”

  “虽然不是每个凡人都有天赋修行,但如果真有天赋,靠着搏一搏拼一拼凑一凑,还是勉强可以去修行的。”

  “也有大量的修仙股公司可以借贷修行。”

  “而不是向天玄一样,生下来,如果不是天赋异禀,就只能是修士随手孽杀的对象,连……当狗的机会都不给啊!”

  “如果我韩某人生在天玄,岂不是早就死了,哪有今天当上仙武将军的韩某人。”

  “天玄的化神期老狗!提起你的枪,往这儿捅。”

  韩舟说着,指向了自己的胸膛,自己的心脏:“捅准一点。”

  “你韩爷爷我,生是圣玄人,死是圣玄的死人!”

  “韩某死了,有人祭奠,有人立碑。”

  “你死了,看看天玄的凡人如何对待你吧,他们恨不得生食你的肉,扒掉你的狗皮夜而寝之!”

  韩舟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

  魄力鼓动,以龙吟之声震响天穹!

  倒不是说韩舟真有这么热血。

  只能说韩舟有一半这种热血。

  另一半的话,韩舟可不相信天生大帝亲自下任务,作为面向天玄所有修士和凡人直播的这一战,没人盯着。

  如果真是这样,韩不归或者说韩家,不和皇室翻脸?

  更何况,韩舟知道,以自己的价值,恐怕要比天玄联盟估计的,高得多的多。

  朔锋等韩舟说完,等了不止十秒。

  神识范围内没感受到有人冲过来,朔锋也不在乎,就听韩舟说完。

  等韩舟说完后,朔锋才冷笑:“冥顽不灵,今天就让你知道,与天玄联盟作对,是何等的错误!”

  “黄泉之下,九幽之中,去往往生的路上,你慢慢后悔吧!”

  朔锋的枪勃然变大。

  这个人简直是个疯子,居然把小世界炼化成了枪的形状!

  以手中枪,驾驭枪型小世界,直接撞向韩舟的小世界!

  韩舟知道,自己在化神期强者面前,坚持十分之一秒都是不可能的,只有欺天术这一招配合封天术,勉强可以逃走。

  但是,韩舟很快发现,自己走位空间被锁住了!

  朔锋这一招,锁定了空间,不允许空间闪烁!

  然而,下一刻,一名头发花白,面色祥和,有一点点佝偻,背负着双手的老头,出现在了枪之世界前进的路上。

  那枪之世界,就这样被锁在了空中,寸步不能前!

  朔锋盯着老头,大惊失色:“叶仙狂!”

  来人,正是仙武学院的院长,圣玄帝国的六王爷,六爷。

  也不知道来的是分身还是本尊。

  不过既然六爷来了。

  那没事儿了。

  六爷笑眯眯的回头:“小子,你也学的镇龙禁书,以前因为保密,不能告诉你这部秘典的真相,不过我听说你自己已经想通了不少?”

  “那接下来这一招,你记好了。”

  六爷抬起右手食指,指向天空,然后从容不迫的落下。

  天空之中,一道恐怖的天碑虚影轰然降落。

  手指不过走了半米距离,挥手一瞬间。

  天碑走了万里之遥,也不过一瞬间。

  恐怖的天碑瞬间将朔锋镇压在天碑之下。

  朔锋根本没有资格让天碑动用‘镇字诀’的力量,直接被天碑虚影,镇的四分五裂,没了生机。

  别人不见得看得懂,但韩舟却看懂了。

  这是……法则的力量!

  而且,六爷用的就是时空法罚天术,或者说与之类似的法则!

  原来,天碑是可以承载法则,承载大道的!

  也难怪,镇龙禁书可以孕育出虚空仙兽真龙,说明镇龙禁书本身是道级秘典,拥有完整的大道支撑。

  毕竟正常情况下,仙兽生仙兽幼崽,也是要以道为载体的。

  而天碑本身就是镇龙禁书的绝密。

  那么天碑可以背负大道法则,就说得通了。

  原来是这样!

  六爷笑了笑:“你试试?”

  韩舟思索了一下,抬起手指,和六爷一模一样的食指竖起,然后挥下手臂!

  与此同时,韩舟调用了天罚道时空法罚天术!

  天碑轰然从天而降,落在了看戏的幻云宗修士人群中。

  一尊元婴五阶的高手,猛然间发现这东西居然是对着自己来的,惊恐之下举起招魂幡格挡。

  然而,招魂幡寸寸断裂,天碑没有丝毫停滞,轰然落下。

  同样是四分五裂。

  这才是镇龙禁书,真正代表的武道。

  天碑武道!

  这个创造镇龙禁书以及类似功法的人,绝对在仙人之中都是横着走的存在!

  而此时,很多天玄修士已经不想看直播了。

  这看下去没有意义了。

  幻云宗虽然金丹修士众多,但是圣玄联盟大军中,起步就是金丹后期。

  而且,要么是天赋异禀之辈,要么就是接受了镇域军长时间训练的职业军人。

  而战舰横空,任何想要逃跑的人,都会被无差别炮轰。

  留在幻云宗神山上的人呢?

  战场已经被连续分割成了小块。

  幻云宗的修士集中度越低,败亡越快。

  幻云宗已经完蛋了。

  这个宗门,算是一百零八洞天福地之外,最强的一批宗门之一,短时间内,就要飞灰湮灭了!

  而圣玄帝国内部,那些凡人,年轻修士,小孩,却像是看到了偶像一样。

  一个从贫苦中出生,微末中走出的天才修士,成为了帝国的将军。

  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大义泯然。

  面对强于自己不知道多少倍的对手,还敢仗义执言,怒斥对方歪魔邪道不当为人。

  以二十岁出头的年龄,打的幻云宗那些元婴老怪死伤惨重。

  关键是,形象好气质佳,长得又帅,调度军伍,淡然处之,气度不凡。

  战法又直截了当,达成最大目标。

  这就是活脱脱的偶像典范,我辈楷模!

  当然了,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韩舟一直是装高手风范,而且人送外号韩狗。

  这种事情,同辈修士们知道就行了,就不用往外传了。

  当朔锋死后,韩舟以天碑再次镇杀一名元婴后,溃败开始了。

  “我投降,我没有残杀过凡人!”

  “我发誓,我没有虐杀过凡人,顶多只是在矿区的时候打过一些凡人而已。”

  “放过我放过我!”

  当有人投降后,有侥幸心理觉得自己罪不至死的人,噼里啪啦的开始投降。

  韩舟迅速通过内部通讯系统传输了命令。

  善于禁封的第一军将士开始受降,但凡投降的,全部封住修为,停留在原地。

  而少了这一部分人之后,那些还在抵抗的人,抵抗的力度越来越低。

  当死亡的人多到了一定程度后,有些圣玄兵卒都杀红眼了,越发勇猛。

  被杀破胆的幻云宗修士更是无法阻挡。

  每一名金丹期修士死后,都会元气溃散,带有大量血气回归自然。

  这一杀,数万金丹在这里被以近身肉搏的形式斩杀,血腥气息密布整座神山。

  ……

  遥遥之外,凡人城池中。

  祭拜神山的朝圣台上。

  那些凡人,越看神山,越发觉得那地方一点都不神圣,看上去何等阴森,更像是鬼蜮。

  “我怎么感觉……神山,没了金光,似乎有不详的红光?”

  “把感觉去掉。”

  有人大喊:“那个圣玄帝国的人说的是真的吗?我们那些被招揽去挖矿的人,真的是受伤了就被活埋,根本不给治疗?”

  有脸上留有老旧鞭痕伤疤的人冷声:“不然呢?”

  “以前你不说?”

  “说什么?说出来好让新去的人赶紧自己先自杀了吗?还是让我自己被仙师偷偷拿去喂狗?”

  有人起身:“所以,被送进神山的少女们,根本没有过上神仙日子,而是过的猪狗不如,然后死了都没人收捡尸体?”

  “那些被征召的军人,到底是干什么去了?”

  有人拎起了锄头:“只要去征兵府看看不就知道了,我就不信他们没有留记录。”

  “你认识字儿吗?”

  有人出声:“废话,你瞅见我的光脑了吗,我当然认字。”

  朝圣台上,狼藉一片。

  不过却不在有人跪在这儿了。

  有人被裹挟着走,鞋丢了都没办法捡起来。

  还有小孩被气势汹汹的人群吓到了,在母亲手里哇哇大哭,顺便尿出了弧线,浇在了朝圣台上。

  很快,有人举起棍子杀进了刘家。

  刘家有个孩子是筑基修士,在幻云宗,刘家鸡犬升天,成了为祸一方的恶霸。

  今天,那狗犊子肯定要死在山上,山下的刘家,正儿八经要升天。

  有人杀到了挖矿处,想要抱走矿藏。

  被同伴一耳刮子打翻在地:“找死啊,这些东西要留给圣玄的仙师!”

  有人阴恻恻:“圣玄仙师也要矿啊,那和幻云宗有什么区别呢?”

  有人回答:“圣玄仙师肯定也会要矿,但是不会要你的狗头,不会像那个幻云宗那个魔女一样把你尸首召唤起来再被鞭尸一次,那太变态了。”

  这些人守在这儿,等待着那如同战神一样的‘仙武将军’派人来接手这里。

  一天,两天,三天。

  没有人来。

  这一天,大街上一个摊子立了起来,上面摆着很多罐头。

  一个有一条手臂是金属的胖子站在台上:“排队登记身份,登记送罐头咯!”

  “宣布一下。”

  “四岁到十八岁的小孩,要读书,读书才能修炼,再不济也要学一门真正的能活命的手艺,所有人都要送孩子来读书。”

  “还有,从今天起,设立衙门,谁要是被打了被杀了,就到衙门报案。”

  “我可告诉你们,上面说了,这战时,食品供给都管制,不过你们做好准备,以后还得看自己赚钱吃饭。”

  有人高喊:“这位铁臂仙师,要是有其他仙师杀人,我们也去衙门报案吗?”

  胖子回答:“如果是筑基期及以下的修士杀人,衙门会抓他。”

  有人问:“筑基期以上呢?”

  胖子回答:“那我可管不了,我也就是个筑基,不过我可以帮你骂他。”

  “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你们放心吧,如果有魔修大规模杀人,一定会被帝国处死的。”

  这话逗笑了不少人,不过大家接受了,这总比以前谁都可以随便杀凡人好吧?杀了别人家的鸡还得赔钱呢,以前杀人都不用赔钱。

  有个小孩大着胆子挤到了台前,看着胖子:“胖仙师,以后你就是我们这儿的城主了吗?”

  胖子笑眯眯:“我啊,我只是临时在这里,以后会有专门的人管理这里的。”

  “那仙武将军往那座城池哪个宗门打,我就跟去到那儿建学校、修路、铺桥、送物资,还有就是负责审判被抓的那些狗东西。”

  有人问,可以看怎么审判的吗?

  有人问,其他地方,很遥远吧?

  有人问,上学要花多少钱?

  有人问,把路修通我们可以出去吗?

  还有人问很多问题。

  胖子大喊:“我哪儿懂这个,我以前就是个捡垃圾的,现在也就是个管后勤的!你们问题太多了,等懂帝国律法的人给你们讲吧!”

  然后胖子就溜了。

  围观的人面面相觑。

  有人挥拳:“捡垃圾的都可以当仙师,我也可以!”

  有聪明人,用凡人版本的光脑发现了新的政务网站,急忙看起了那些浩如烟海,似懂非懂的条款。

  反正,无论怎么看,都比以前要好一些了。

  有人跳脚:“干!”

  众人都看了过去:“怎么了!”

  这人是个矿工,一辈子就会挖矿,在光脑上看圣玄帝国的矿工怎么挖矿的来着。

  结果搜索,发现圣玄的矿,是灵能机器挖的:“我要失业了!”

  众人惋惜,好像成了圣玄帝国的一份子,日子也没那么好过嘛。

  然后这矿工又高喊:“干!”

  “又怎么了?”

  “原来灵能机器也是要有人操作的,那我又没失业了,我现在就想知道哪儿能学操控挖掘机。”

  有人好奇:“那圣玄帝国那边耕田是灵能机器吗?”

  “圣玄帝国那边有没有倒尿桶的机器?”

  “没有,人家厕所直通下水道。”

  “圣玄帝国那边房子是不是木头做的?”

  “好像是石头,木头,铁,什么都有。”

  “圣玄帝国那边鸡蛋多少钱一斤?”

  很快,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一起。

  就鸡蛋多少钱一斤,圣玄币和天玄币汇率是多少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探讨研究。

  有的人,背上了包,盯着后勤队修路的方向,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去隔壁城市,以前都是不许去的,现在呢?

  天玄星,烽火连天,无数圣玄军队,正在往前进攻。

  无数天玄宗门,正在朝着大聚点聚拢。

  那些被圣玄掌控的区域,凡人中,仿佛爆发出了更大的生机。

  天外,天生大帝早已经和李云打完了,谁都没捡到便宜。

  李云回归时,己方局势已经崩坏了。

  天玄主力军在天渊关被圣玄大军拖住。

  天玄星上还没组建起有战斗力的军队,各宗门人手极度分散,也没有足够的战舰和科技武器,只能退守,慢慢聚集。

  退守的核心区域越来越拥挤。

  大量的宗门尿不到一个壶里,各种勾心斗角,再建一支天玄大军的目标,遥遥无期。

  而那一片片凡人土地,似乎很快就开始了正常的生活。

  李元知道,如果拖二十年,这些凡人中会诞生数以亿记的筑基期修士。

  如果拖五十年,这些凡人中会诞生数千万金丹。

  这些人,跟天玄修士都有仇。

  天玄联盟,好像要完了。

  烽火连天,七个月。

  韩舟的第一军,一路打到了紫溪洞天外围,圣龙大军团,神凰大军团,在这里集结。

  整个紫溪洞天附近的所有小宗门,没来得急撤离的修士,以及撤离慢的修士,都被绞杀了。

  现在,两大军团汇聚在紫溪洞天核心所在。

  第一场针对于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的战略级总攻,要开始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ouna.org。投哪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oun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