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天门之前而不入,归返人间来杀你_完蛋!我成替身了!
投哪小说网 > 完蛋!我成替身了! > 第209章 天门之前而不入,归返人间来杀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9章 天门之前而不入,归返人间来杀你

  第209章天门之前而不入,归返人间来杀你

  弑仙者!不得飞升!

  声音从天界而来,传遍人间各处,落在世间所有修行者耳中。

  西域佛国无数信众,净土洞天众多佛门修行者,尽都如遭雷击,怔怔看着那从天而降的半截金身。

  那是西域生灵眼中,至高无上的存在。

  在西域佛国传扬的教义之下,众生心中的初代佛皇,便是真正的佛陀,是佛祖于人间的转世身。

  这是普度众生的佛陀,乃是诸天万界共尊的存在!

  这是万载之前,创立佛国,时至今日,仍能再度现身于人间,永恒不朽的存在。

  但是就在此刻,他在人间最高之处,迈出半步,进入天门,却被斩成了两半。

  此刻便见半边金身,从天门之前,坠落了下来。

  而西域众生,无数生灵心中的信仰,似乎也在这一刻,尽数崩塌。

  本该源源不绝,汇聚于初代佛皇身上的无穷香火愿力,倏忽变得无比混乱,充满杂念。

  众生心乱如麻,乱象纷呈,让整个西域净土,都蒙上了一层阴霾。

  “可惜此世仍不得飞升。”

  千幻神君叹了一声,往前一步,踏破虚空,离开渡世金船。

  他一步跨入西域佛国净土,伸手一探,便要去拿初代佛皇的半边金身。

  而李正景就在渡世金船之上,静静看着这个场面,低声道:“我总觉得不大对劲……”

  佛皇的飞升过程,跟他预料的不大一样。

  尽管结果与他预料之中相同,佛皇飞升失败。

  但仍然有着超出他预料的地方,比如刚才这一道声音。

  天青道尊飞升之后,世人皆知他已霞举飞升,直到一千三百年前,初代天尊掘了他的坟,才知晓天青道尊非但没有位列仙班,而是早已陨落。

  而今日佛皇飞升,这道声音传遍天下,世人皆知……佛皇飞升失败!

  当年天青道尊飞升,若是也有这道声音,传遍天下,世人便不可能尽数认为,天青道尊已然位列仙班!

  至少当年,他应该是彻底迈入了天门之内。

  这般想着,便见千幻神君,身在净土洞天之中,欲要取走佛皇半边金身。

  轰隆之声!

  就在此刻,佛皇半边金身,骤然光芒大盛!

  “嗯?”

  千幻神君露出了诧异之色。

  而佛皇睁开双眸,眸光闪耀,眼前所见一切,乾坤变幻。

  他半边身子,坠落在天门的另一边,但他进入天门之前,返身看了净尘罗汉一眼……因此这半边金身,保留了完整的头颅。

  “千幻,我等你万年了!”

  巨佛虚影浮现出来,瞬息压在千幻神君的身上。

  眼见金身死而复生,净土洞天之内,所有佛门修行者,紊乱的心境,都受到了更为强烈的冲击。

  便见此刻,净尘罗汉化作光芒,冲霄而起。

  然而一声佛号响起,便见金刚寺方丈,骤然出手,以金刚大手印,覆盖下来,镇压净尘罗汉。

  “助佛皇降魔!”

  与此同时,一声怒喝之下,又听外界雷声响起,有火焰滔天。

  昆仑仙宗少主闯入洞天内,周身雷霆及火焰,正是九劫传世雷焱,压在了朝着被佛皇偷袭的千幻神君而去!

  老道士随后现身,亦是九劫传世雷焱在身,他一手持剑,往前倾尽全力,剑气浩荡。

  他一手抬起九尺圣鼎,将内中超出了此界之上的仙火,也倾倒了下去,。

  又听龙吟浩荡,有白龙降世,张口吐出炽烈仙光,焚灭虚空!

  “助佛皇降魔!”

  初代佛皇似乎早已预料今日,整个净土洞天都汇聚了无穷力量,压了过去。

  这里汇聚了西域佛国绝大多数的修行者,不乏金身罗汉,甚至出现了一位掌教级的佛国高层强者,正是当今佛国的第十三代佛皇!

  而西域各方,寺庙之中,凡初代佛皇之神像,无不光芒绽放,显圣于世。

  “助佛皇降魔!”

  众生皆拜,万般虔诚,发自于心。

  这就是西域佛国万年以来的成果!

  民心所向,众生所念,皆系于初代佛皇!

  无穷法力,诸般本领,道术神通,尽都朝着千幻神君所在之处,轰了过去,此起彼伏,连绵不断!

  而就在洞天之外,雷霆凝聚,化作一杆长矛,穿破百万里之遥,径直穿透净土洞天,直击千幻神君所在,几乎将整个洞天,都穿透了去。

  正是旧神雷尊,从雷霆之中诞生出来的先天真神!

  ——

  与此同时,南荒大地之上。

  大雾峡谷洞天之中,已经在千幻神君相助之下,拔除了帝血神族坟冢封印的相柳凶兽,九首仰天咆哮,欲要挣脱洞天,本体入世。

  祂已经察觉到了千幻神君的气机动荡,欲往西行,前去相助。

  但就在此刻,洞天之外,浮现出一道巨大的身影。

  来者形如马,面似人,背生双翅,遮天蔽日,充满了强烈的战意,拦在了大雾峡谷洞天之外。

  “英招老妖,你也入世了?”

  相柳九首蛇身,万般巨大,凶厉无匹。

  祂是凶神,但英招乃是瑞兽。

  只是沾染了寂灭之气,二者如今,也都已经是天界的异类,再非正神,不入正统。

  “受人之托,拦你于此!”

  英招老妖口吐人言,这般说来,眼神熠熠,竟有着过往没有的神采。

  “伱可知晓,我将西行,营救之人,具有帝血?”

  相柳凶兽,九首齐声,喝道:“你是昔年帝君豢养之瑞兽,而今阻我相救帝君后裔,是为何故?”

  “他身上有帝君的血脉,但他不是帝君的后裔。”

  英招老妖这般开口,身后浮现身影。

  那是一头白色的神鸟,百丈之巨,但在两大巨兽身前,渺小如细雀一样。

  可是在这白鸾神鸟的背上,却有一尊充斥着强烈血气的蛮神。

  这蛮神的力量,对于两尊天界而来的凶神而言,亦是极为弱小,但却让相柳凶兽,为之凝滞。

  “此人身上,也具有帝君血脉,竟然不逊色于先前那自称羽化仙宗之主的家伙?”

  相柳露出了诧异之色。

  而后又听英招老妖再度开口,道:“那人并非帝君的后裔,而是得了帝君的血脉……他才是帝君后人,已繁衍生息,聚成人间部族,其中血脉最为纯净之后代,已堪比帝君当初的第四世子孙!”

  “这不重要……”

  相柳沉声说来,道:“帝君已死,其后裔如何,与我无关,但羽化宗主与我立下道誓,他不能死!”

  “那你就要死!”

  英招老妖如是说来。

  “就凭你吗?”

  相柳九首昂然,风云齐动,万里茫茫。

  祂九个脑袋,看向英招老妖,齐齐冷笑道:“说好听些,你乃是天界的瑞兽,帝君身侧的真神……说不好听了,你不过只是替帝君看守天宫花园的一条看门狗罢了!”

  “就算是看门狗,也不是你一条九头虫能够欺辱的!”

  英招老妖往前一步,虚空动荡,缓缓说道:“你我本领,在伯仲之间,短时日内,不能分出胜负……拦你于此,足够了!”

  “可不兴打起来,两尊真神一旦开战,南荒岂不打成了废墟?”

  就在此时,一个老者喘息着走来,扶着边上的岩石,抬头看着前方两大巨兽。

  无论是英招还是相柳,都有万丈之躯,而这老者身形佝偻,没有挺直,高不足五尺,渺小得如蝼蚁那般。

  但是在这一瞬间,场面却都凝滞了起来。

  “他是苍山部的养剑人。”

  就在此刻,白鸾神鸟开口,说道:“一道剑气,传了十三代,不知相柳凶神,可挡得住否?”

  “赵还真的剑?”

  相柳的九个脑袋,都彻底凝滞下来,不再开口。

  这一战,化于无形,风平浪静。

  这就是苍山部养剑人的作用!

  虽只一剑之力,但没有任何存在,愿意承受这一剑!

  虽然知晓这老者绝不会轻易施展这一剑,但谁也不敢以自身性命,赌他是否出剑!

  “不打啦?”

  老者瘫坐在地,呵呵一笑。

  这样的场面,他见了太多。

  苍山部这一剑,万年以来都不曾用过。

  但只要有这一剑,苍山部就不会灭!

  ——

  与此同时。

  东海之上,风起云涌,海啸奔腾,席卷而来,临近洪山镇。

  然而就在海岸边上,阴气席卷,汹涌而去,将海啸巨浪,抵挡了回去。

  “玄刹鬼王?”

  海岸之上,一条巨蛇,宛如长龙,眼眸闪烁,猩红无比,威势滔天。

  而海岸边上,立着一尊百丈鬼神,三头六臂,盔甲森寒,目光直直盯着大海的尽头,

  “腾蛇,你入凡尘,已犯天条,本座准你留于东海,不得踏足中州!”

  “作为冥府阴帅,进入凡尘,难道不是逆乱阴阳,颠倒乾坤,犯了天条戒律?”

  腾蛇声音传开,延绵八方,只动念之间……便见大海之下,密密麻麻,似是无穷无尽的水蛇,浮现出来。

  这都是被祂寂灭之气所染,化作了凶兽的海域生灵。

  “玄刹鬼王,就凭你这幽冥鬼神,能有几分法力,也妄想拦我?”

  “你也不过是被天神舍弃,流放到人间的罪徒,本座仍是幽冥在籍的正统鬼神,身份比你高了不知多少!”

  玄刹鬼王中间的脑袋,张口一吐,便是一道光芒,宛如一幅画卷,青光闪耀,显化出来,将前方海域千里范围,化作了阴冥鬼域!

  此乃当今幽冥之主,阎尊亲自炼制的冥界秘宝!

  当下便将腾蛇覆盖其中,困在里头,不得脱身!

  “本座敌不过你,阎尊总该拿下你了罢?”

  玄刹鬼王狞笑出声,说道:“你沾染寂灭之气,难以诛杀,但困住你……并非难事!”

  ——

  西域佛国,净土洞天。

  大战仍在继续,无穷无尽的道术与神通,轰击在了一处地方。

  虚空不断破碎,乱流无尽,来回灭了千百遍。

  仿佛一切都化作废墟,似乎一切都被碾成了灰烬。

  但没有人敢有半分松懈之念,因为他们合力攻打的人……是将人间当做棋盘,肆意摆弄了万余年的千幻神君。

  等着一切尘埃落定,再无任何异动,便见那片虚空正在逐渐恢复,有灰烬飘扬,宛如烟尘,飘散各方。

  净土洞天之外。

  鬼谷灵官神情凝重。

  在他背后,便是挂壁鸟以及昊建。

  “得手了吗?”

  挂壁鸟口吐人言,说道:“老爷在哪儿?”

  “这般顺利?”

  鬼谷灵官心中充满了疑惑,低声道:“时至此刻,连我师尊都还未现身……”

  尘埃飘扬,溢散各方。

  鬼谷灵官似乎嗅了一口,察觉到了熟悉的痕迹。

  他瞳孔陡然一缩,高声喊道:“错了!”

  声音传去,直入洞天内部。

  众人无不愕然。

  错了?

  什么错了?

  正当所有人感到疑惑的时候,却听得一声叹息。

  “果然是陷阱啊。”

  净土的一端,浮现出一道人影来。

  此人身着道袍,缓缓行来,仙风道骨,深不可测。

  霎时间,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到了他的身上。

  就连只剩下半边金身的初代佛皇,都露出了极为震惊的色彩。

  昆仑少主眼神变幻不定,旋即出声,说道:“刚才分明被我等打成齑粉……”

  “那人是我的亲传弟子,鬼谷一脉的第十代传人。”

  千幻神君叹息了一声,道:“如今放眼整个人世间,能够在肉身体魄上面进行变化,从而将肉身变得与我完全相同的,也只有他了……”

  他似乎并不意外众人的到来,目光落在了初代佛皇的身上,说道:“原本你一步迈入天门,就会被赵还真的这一剑彻底斩杀!可是你临在天门,竟然有所迟疑,放不下杀我的念头,回望了一眼……”

  也就是这一眼,让初代佛皇慢了半步,于是在人间留下了半边金身。

  “不是他有所迟疑。”

  昆仑老道出声说道:“是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飞升,只是要引你出来而已!他的本意,便是天门之前而不入,归返人间来杀你!”

  “万年之前,你一心登天,就算是让你屠尽众生,换取进入佛界的资格,你也不会有半分犹豫,眼下却要为人间众生而舍弃登天……只为替人间杀我?”

  千幻神君看着初代佛皇,感慨道:“万年沉眠,众生香火,对你造成了如此巨大的影响,而今神魂之中尽是众生念,与昔年的你,判若两人……如此,当年你与死何异?”

  “我是死是活,并不重要,人间没有你……才最重要!”

  初代佛皇露出慈悲之色,半边金身,探出一掌,朝前方压来,道:“荡平妖魔,人间清净!千幻,你我都该死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ouna.org。投哪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oun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