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大山后面的世界_独步江湖
投哪小说网 > 独步江湖 > 第四百七十四章 大山后面的世界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百七十四章 大山后面的世界

  武乾八十八年年初,高武世界东部,月华天海。

  夜晚的海面波涛轻涌,不似绝尘之海那般狂暴危险,这一片海更像是蜷缩着的美人,温柔和蔼。

  海面上,一层薄薄的雾气笼罩,月华的照耀下好似幻境般如梦似幻。

  这片海域较为宽阔,横跨这片海至少也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海的对岸是一座绵延不尽的山脉,隔绝了山脉两边。

  此时海岸边,六位穿着黑色长衣,面目凶狠的男人正围在篝火旁烤着兽肉讨论着什么。

  「哎呀,这年初,万物初生,大型野兽都不见一只,真是没趣,而且年初也没个人出海搞渔业,想狠捞一笔也不行!」

  「唉,可不是嘛,再这样下去,我哥几个不被饿死也被穷死了!」

  「奶奶的,实在不行咱们去山上找村子,抢一笔横财,再顺几个姑娘,岂不美哉,也不用天天守在这吧!?」

  「是啊是啊,现在除了山里人,哪里还有外来人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土地方。」

  正当他们说着,忽然一位眼尖的黑衣人看到了远处海面的薄雾中一道微弱的灯光缓缓靠近。

  「大哥,你们看那是啥?」

  其余五个人转头看去,为首的男人立刻喜上眉梢。

  「兄弟们,来活儿了,没想到还真有外人来这个鸟地儿呢!」

  顿时其余人嘴角扬起一抹邪笑。

  六人纷纷登上了两艘铁皮船,快速驶向灯光那边。

  海面之上,一艘小船缓缓随波逐流。

  船头上,一位男子坐在那儿,他头戴斗笠,身披蓑衣,面容精致,古雕刻画一般,不过双眼并没有多少光泽。

  洛临渊看着轻轻泛起波涛的海面神色平静,他手持一根藤条交织编制成的长杆,最前端那头还挂了一盏小小的油灯,燃烧着微弱的火光。

  他鬓角的发丝间不知不觉多了几缕灰白,脸上没有任何神情。

  小船后方还坐着一位女子,白狐裘领长裙,右侧侧开,露出白皙柔嫩的大腿。

  她手中握着一纸白羽折扇,她的穿着打扮和船头斗笠蓑衣的洛临渊形成鲜明对比。

  「我说洛公子啊,还有多久到呀,这片海域不知怎的,钓不到大鱼,这些日子都是靠小鱼小虾充饥,说实话这些还不够塞牙缝呢,就算你不饿,人家也饿了嘛!」

  此女正是天巫教魔女云灵槐,此时正一脸妩媚的看着船头的洛临渊。

  洛临渊闻言微微蹙眉:「我又没叫你跟着,是你硬要跟来,与我何干?」。

  云灵槐撅了噘嘴:「真是无情呢!」。

  …………

  一个月前,洛临渊最后看了一眼墓碑后离开了后山。

  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此时的桌案上摆放着已然断成两截的龙渊枪。

  洛临渊看着断裂的龙渊枪,微微蹙起了眉,神识感应下,龙渊枪魂在慢慢消散,这杆长枪……快要死了!

  清风拂过,龙渊枪似乎在哀鸣,洛临渊叹了一口气:「抱歉,老朋友,让你损坏成这样,还是第一次吧,放心,我不会让你死去的!」。

  他将两截龙渊枪用白布包裹着背在身后,他知道有一个人,或许还能帮龙渊枪修复。

  他又看了看摆放在木架上的龙渊天罗剑,索性还是一起带上吧!

  洛临渊走出掌门大院,向着山下走去。

  沿途他看见了那边正在做康复训练的赵伏天,他断了一条胳膊,身体不平衡,这里需要做一些训练帮助他适应。

  洛临渊本想上前慰问一声,但是想到这一场灾难,都是自己惹来的,不免心生自责,没有脸面去见赵

  伏天。

  他终究是叹了一口气独自离去,这一去,他发誓不入武神,不回高武,他要去找到那个传闻中的神武国度。

  不远处山坡上的小亭子里,诸葛豪正巧看到这一幕。

  他长长叹了一口气:「掌门,一路顺风,天渊派就放心交给我吧,我们大家都会一直等你回来的!」。

  洛临渊离开天渊派,一路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小巷,这里有一家简陋的铁匠铺。

  「很抱歉,今日不做生意,请回吧!」

  一位老者坐在门店前的摇椅上眯着眼睛休息。

  「风星恒老前辈,晚辈洛临渊,有一事相求!」洛临渊抱拳恭敬地喊道。

  听到来者是洛临渊,风星恒立刻睁开了眼。

  「哟,是你小子啊,最近听人们都在传你天渊派被帝天王朝给扫荡了,现在一看,你确实有些憔悴啊,说实话,我以为你小子会死呢,还在想要不要过去看看,结果你自己就来了!」风星恒挑眉道。

  洛临渊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要是我真死了,等你过来,尸体怕都僵直了。

  只见他取下白布,解开后露出了断成两截的龙渊枪。

  「前辈,这还能修复么,我实在没办法了,只能找您了,毕竟您可是铸天神宗创始人,而我这杆枪也是铸天神宗第三代宗主帮忙打造的。」

  风星恒拿起一截龙渊枪看了看,不禁蹙起了眉头。

  「本就是世间最好的锻造材料暗耀玄铁打造,还是内含韧性的赤红型暗耀玄铁再以我铸天神宗的归一神炼法炼制一年时间制成的,没想到这样都能被击断啊,想来只能是天地之气的力量了,而且不是一般的天地之气,你遇到的对手只怕不是简单的武神级别吧,恐怕远在当年的神武三才之上。」

  洛临渊凝眉摇了摇头:「我不知他姓名,但是两位青冥帝使称呼他为尊圣。」

  风星恒闻言神色一震,随后问道:「多大年纪?」。

  洛临渊回答:「与我一般。」

  风星恒顿时挑了挑眉,「据老夫所知,帝天王朝当年子嗣姓名应该是以天、允、钧、钦、麟、霆、镡等等来排名的,他们的名字是早就安排好的,只要男子不要女子的帝氏家族,当年我和老陆、老白他们见过帝天王朝的人,那个人就叫帝天,也就是那个王朝的创始人,他还有个六岁儿子帝允,那都是一百多年前的事儿了,也就我们这几个一百三十来岁的老怪物活得久,还能跟你讲讲这些事儿,其他人早都入土了。」

  「这么推算的话,和你一般大,又被称呼为「尊圣」,那么看来现在的帝天王朝的掌权人应当就是帝钦了,武神帝钦,也就是你遇到的那个人吧!」

  洛临渊闻言眉头紧蹙,眼中闪过一道杀气,「帝钦么……我记下了!」。

  风星恒回归正题,他看着断成两截的龙渊枪笑了笑:「这枪可是相当完美的杰作,世间绝无仅有,这么没了可惜了,我自然还留着一手没有传给他们,那可是老夫我的独门绝技,给我几天时间,我就能帮你修复,而且还能让它成为世间唯一一个能抵抗天地之气的武道神兵!」。

  洛临渊闻言立刻谢过风星恒,之后风星恒让他先出去转转,过两天来取枪就行。

  之后洛临渊便去寻了一家酒楼,在那儿一待就是两天。

  借酒消愁愁更愁,无论喝了多少,心中的愁绪和悲伤不但没减,反而愈发浓郁。

  「这……这位公子,您喝的实在太多了,整整两天两夜啊,您算算您喝了多少坛啊?」一旁的小厮一脸愁容。

  「你……怕我没钱?」

  只见洛临渊直接丢出满满一袋子铜钱。

  小厮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是怕您身子受不了!」。

  洛临渊打了个酒嗝摆了摆手:「死……死不了!」。

  他缓缓起身离开酒馆,走在路上晕晕乎乎,眼前的视线都是模糊的,好再有罡天化体的消化,酒气消了很多。

  忽然,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之前不辞而别的蛊灵魔女云灵槐。

  「姐姐,姐姐,我要糖葫芦!」

  「我也要,我也要!」

  一堆穿着破烂棉袄,脸上脏兮兮的小孩子围在云灵槐身边闹腾着。

  「好好好,都有,不要急!」

  云灵槐微微一笑,她手持一根草靶,上面插满了糖葫芦串儿,正一根一根送给这些孩子。

  洛临渊皱了皱眉头,他没有过问,继续向前走。

  突然他有点晕乎,脚步一乱,整个人身子往侧面一倒。

  眼看就要侧翻了,肩膀却忽然靠在了两团柔软上。

  「舒服吗?」一道妩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洛临渊顿时脸上泛起一阵红晕,连忙退开。

  「轻抚,太轻浮了!」

  云灵槐看着洛临渊这样子抿嘴一笑。

  云灵槐微微一笑:「好些日子没见了,洛公子,看你这个状态,看来之前听到的关于你天渊派和帝天王朝的事情是真的了!」。

  洛临渊眉头一蹙,他不想搭理云灵槐,继续往前走。

  然而他却被云灵槐拉住了手臂,云灵槐带着他坐到一旁的茶摊,给他点了几碗清茶醒酒。

  「你到底要干什么?」洛临渊不解地看着她。

  云灵槐轻轻一笑:「我知道你讨厌我,说实话最先开始我也挺烦你的,每次都来扰乱我的计划,就像是天生的冤家一样,但后来啊,我发现你挺有趣的,慢慢就稀罕上你了。」

  洛临渊翻了个白眼,「你所做的一切,让我不得不对你厌恶!」。

  「我做了什么你倒是说啊?」云灵槐人畜无害的笑着。

  「人皮鼓、蛊尸,以及当年你在低武世界杀了永顺国皇子,还有很多很多无辜的人!」洛临渊凝眉。

  云灵槐苦笑道:「那我要说那鼓和蛊尸是用的罪恶之人炼制的呢,至于我杀的那些人,不过是为了我的计划成功不得已而为之,我这么做也只是为了活下去,你与我不是一个环境长大,岂能知道对于我来说,活下去是一种什么样的信念,只有变强,才能在这个不公的世界存活,才能将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统统碾碎。」

  「你所谓的正道,不过是站在你自己的立场看的,而如果你和我一样在那种环境下存活下来,你会明白我为何会这样做,这是我自己的独有的活法,我只想活下去,为此不择手段,我也不会改变,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也正是如此,你才会觉得和我观念始终冲突对吧!」

  洛临渊咂舌,的确,这世间没有绝对的善恶,都不过是处在不同的立场罢了,他突然对自己有种厌恶感,仿佛自己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满嘴挂着正道,实际正邪不分、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云灵槐轻轻一笑,伸手去捏洛临渊的脸,却被洛临渊一把抓住。

  「嘶,洛公子,你捏疼人家了!」

  这时,之前那些孩子冲过来一把推翻了洛临渊。

  洛临渊摔地上吃痛骂了一声:「你们这些小屁孩儿干什么!?」。

  只见那群孩子护在云灵槐身前恶狠狠地看着洛临渊齐声喊道:「坏人,不许你欺负灵槐姐姐!」。

  「我……坏人!?」洛临渊微微一愣。

  随后他苦笑着摇了摇头起身,「你这个女人,我真的越来越看不懂你了,罢了!」。

  他起身离开,往铁匠铺方向走去。

  云灵槐蹲下身子揉了揉孩子们的脸蛋儿,「好啦,你们回去吧!」。

  那群孩子摇了摇头,「万一那坏人又欺负你怎么办啊?」。

  云灵槐微微一笑:「放心啦,他不会的!」。

  说罢她便缓缓起身跟了过去。

  来到铁匠铺,风星恒早已把龙渊枪包裹好了。

  看到了洛临渊来了后,立刻拆开给他看。

  龙渊枪与之前一样,只不过细细打量一番,会发现其中另藏玄机,重量变轻了,而且韧性也更好了,最主要的是,他能清晰流畅的传输真气进入枪身,还能感受到一丝共鸣的天地之气于其中。

  「现在的龙渊枪,绝对是武道世界第一的神兵了,再没有任何手段能摧毁和损伤它了,哪怕丢进岩浆,都不会有事,至于其他功效……嘿嘿,你在实战中会发现的!」

  风星恒得意的拍着胸脯,这堪称他这辈子锻造的过最出色的神兵利器。

  他还专门给洛临渊做了一个黑匣装龙渊枪的。

  洛临渊连忙谢过。

  风星恒摆了摆手:「谢到不必了,我看你腰间那柄长剑不错,不如给我了?」。

  洛临渊愣了一下,腰间的……龙渊天罗剑么?

  「也罢,这柄剑我也没怎么用过它了,在您老手上,它更有价值!」

  洛临渊爽快交出了龙渊天罗剑。

  风星恒随即又笑了笑:「这姑娘你朋友?」。

  洛临渊一惊,他转头看去,兴许是酒精的麻醉,导致他没有察觉到云灵槐跟了过来。

  「你怎么跟过来了?」

  云灵槐嘻嘻一笑:「人家乐意!」。

  洛临渊只觉一阵头疼。

  风星恒哈哈大笑:「这姑娘挺不错的!」。

  洛临渊叹了口气,她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啊,老前辈你竟然还敢说她挺不错!?

  「对了前辈,我要一艘船,我想去极东之海看看。」

  风星恒挑了挑眉,随后带他来了后面的河道。

  他指了指那边的一艘小船,「别小看我这一叶扁舟,里面可是暗藏玄机的,只要你稳得住,就是大风大浪也毁不了它!」。

  洛临渊再次道了声谢,风星恒给了他一大包干粮,让他路上备着。

  随即洛临渊便坐上了小船,准备出发了。

  忽然,船身一沉,洛临渊转头一看,发现云灵槐也坐上来了。

  「你干什么?」

  云灵槐依旧笑嘻嘻地说:「人家乐意,就要跟着!」。

  洛临渊蹙了蹙眉头,也是拿她没法,「自己看着办吧,有危险我可不管你,自求多福!」。

  …………

  回到现在,洛临渊忽然发现前方海面两侧有动静。

  随即两艘铁皮船靠了过来。

  「切,我还以为能捞一笔大的呢,结果就这样的一艘小船啊,没劲儿!」

  「别气馁,没准人家身上有大宝贝呢,先搜搜再说!」

  只见他们拉弓射出利箭,想要固定住洛临渊他们的船。

  洛临渊见状冷哼一声,手中的长杆一挥,瞬间震飞了飞来的箭矢。

  「什么!?」六位黑衣人一惊。

  只见洛临渊长杆往水面轻轻一点,激起一阵波澜,真气顺着长杆传导进入海水。

  下一秒,真气携卷海水瞬间从两艘铁皮船下方轰出,直接贯穿了两艘铁皮船的龙骨,船上的黑衣人全部落入水中。

  洛临渊伸手探进海水里抓住一个黑衣人提了起来。

  「我且问你,极东之海往哪儿走?」

  云灵槐微微抿嘴一笑:「洛公子的手段还是简单粗暴呢!」。

  那黑衣人吓得直哆嗦:「不……不知道,我只知道前方是一座绵延万里的巨大山脉,这里就是高武世界的尽头了,至于山脉那边的世界,我们胆子小没去过,听说很恐怖,反正去过的人一个都没回来……」。

  洛临渊一把将黑衣人扔回海里,看着前方的耸入云霄的巨大山脉,微微蹙眉:「大山那边的世界吗,看来没错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ouna.org。投哪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oun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