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下)_外娇里嫩
投哪小说网 > 外娇里嫩 > 第十章(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章(下)

  恋上你看书网

  廖顶顶没有想到沈澈怎么来了,更没想到他无意间撞见这尴尬的场景也就罢了,又干什么非要来搅这趟浑水

  他并没有格外用力,但吴敏柔这一耳光是绝对落不到廖顶顶脸上了,他松开手,退后一步,她立即放下手臂,象征性地揉了揉手腕,抬起眼来低声质问道:“你是谁,我自己家的事情用不着外人来管!”

  她样子虽有些狼狈,但语气里还是有股威严,眼神里闪过一丝阴狠来不等沈澈说话,廖顶顶赶紧去推他,想叫他赶紧离开

  现在廖家已经够乱了,他还来捣乱,廖顶顶心乱如麻,拼命用眼神告诫他只可惜,沈澈不领情,一把握住她的手,另一只手绕上她的肩膀,顺势将她往自己这边一拉,两人已是极亲密的姿势

  “我是谁,顶顶你嘴巴可真够严的,难不成非要等我亲自上门提亲再跟家里人说,嗯?”

  他淡淡地看了一眼吴敏柔,眼神里几乎不见对长辈的尊重,继而转过脸来,低头轻声问着廖顶顶,不仅如此,还伸出手来刮了下她挺直的鼻梁,神态里竟满是浓浓的宠溺,连语气都带了丝丝委屈

  惊讶于他做戏的本领,廖顶顶立刻反应过来,也不戳破他的假话,只是不动声色地躲开他的手指,顺着他的话,努力浮出笑来镇定答道:“等到时候不就都知道了”

  她还不太明白沈澈话里的意思,于是闭上嘴不肯多说,就见吴敏柔疑惑的眼神扫过面前的男女,忽然恍然大悟问道:“你之前说要结婚,就是和这个男人?”

  廖顶顶头皮一麻,她那次只是随口说说,用来做搬出去住的借口,没想到此时此刻被对号入座了果然,话音刚落,沈澈搭在她肩头的那只手略略施力,她差点儿腿一软坐到地上

  “真是不好意思,我刚回国,还没来得及去拜访二老我叫沈澈,阿姨,我和顶顶认识好多年了,在美国就认识的如果不介意的话,这几天哪天方便,我亲自登门婚姻大事不是儿戏,还是一定要得到父母的祝福”

  说完,他从裤兜里掏出名片夹,抽出一张,双手奉上吴敏柔满脸震惊地接过来,等看清上面的字,又情不自禁抬起头来打量了沈澈几眼

  她确实意外,没有想到廖顶顶能够找到这样的男朋友,无论是身高长相还是工作,都是罕有的优秀一时间,她竟有些嫉妒她的好命,虽如此,她还是努力平静下来,慢悠悠开口道:“不错,结婚不是小孩子过家家,这件事还要她爸爸同意才能作数儿我们廖家随时欢迎沈先生前来做客”

  说起廖家,吴敏柔似乎又恢复了生机,她侧过身去整理了一下鬓旁落下的几根长发,这才重又挺直了腰身,一眼看去还是那个面色平静气质优雅的贵妇了她看了一眼有些局促不安的廖顶顶,似笑非笑地歪了下唇,这才一步步走出咖啡厅

  “让你看笑话了,反正我活这么大丢人的事情也够多了,不差这一件”

  见吴敏柔离开走远了,廖顶顶这才吐出一口气,摇了摇头,幽幽自嘲一句她也想每次见面自己都光彩照人,无懈可击,可是天不遂人愿,似乎只要和沈澈遇见,她都是无脸见人的境遇

  谁知他却不接她的话,瞟了一眼餐桌后沈澈换了话题:“这还真是来相亲来了?看来真是等不及想嫁人啊”

  他话语里明显带着嘲讽,可是廖顶顶却再也没有与他辩驳的力气,她扭头看向窗外,周正预订的这餐桌位置极好,大片的落地窗外阳光正盛,北方春天并不长,眼看着外面街道两旁的树上露出了点点绿意

  她垂下头,阳光落在她脸上,长睫毛刷出道道阴影,她听见自己一声叹息,朦朦胧胧应声道:“是啊,为什么要等啊,谁都能结婚生子,难道就我不可以吗?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赖着你的,昨晚和以前的事儿全都翻篇儿”

  说到最后,廖顶顶几乎已经是从自嘲过渡到保证的语气了,她很怕沈澈以为自己是那种粘人的女人,以为只要上了床就会拉近两人关系

  他却是听清了,点点头,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我知道了”

  其实他当然知道,他们早就做过爱,那时她还是第一次,可接下来两年人家都没主动找过他,想来也是不稀罕跟自己有后续的一想到这里,沈澈心里难免有些不是滋味儿,也许廖顶顶喜欢的是她哥哥,可这样的感情是注定没结果的,他不想看着她自寻死路

  他没告诉廖顶顶,他出现在这里不是偶遇,而是特意找人查了消息,得知她的相亲对象是周正,又托了各种关系迂回打探到两个人约了这家店至于他为什么想要来,可能他自己都说不清

  “去哪,我送你”

  廖顶顶站在路边,低头看了一眼已经将右脚踝磨出血的高跟鞋,这个位置打车不太容易,想了想还是接受了沈澈的好意

  “你弟弟住院了,这么严重?”

  之前大致将廖家的情况摸清了,知道廖顶顶有个弟弟,就是刚见到的吴敏柔的儿子,沈澈一边开车,一边看了眼正在给廖顶好发短信的廖顶顶她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很有些柔弱的味道,垂下眼睛时又带着股小女人的温柔腼腆,想来应该是遗传自早逝的吴静柔,只是这种神情往往一闪而逝,需要人去耐心捕捉

  国内国外,美人见多了,沈澈也早就过了用一张脸来评判一个女人的年纪,可他仍是忍不住将面前的女人和简白珂做对比简白珂好像是蛇,很狡猾,冰凉凉一条,你以为握在手里了,却不经意发现她已经滑出去好远难以控制这个廖顶顶却找不出什么来形容,一开始他以为她是个小豹子,张扬又任性,连美都是触目惊心带着为所欲为的,只是接触起来才知道,真实的她比谁都胆小,她是世界里要顾虑的太多,居然叫人情不自禁地想要可怜她

  按下发送键,廖顶顶抬起头,不等说话就看见他正满眼着迷似的盯着自己的眼,赶紧去拍他的腿,失声喊道:“看车看车,前面有车!”

  沈澈立即收回视线,坐直身体专心开车,似乎之前的异样表情都只是廖顶顶看错了她吓得几乎要蹦起来,还好没事,避开了前面的车,这才长出一口气答道:“是啊,在学校砸到了腿,还好不是很严重,不过也要住几天院,马上高考了,真让人上火”

  她脸上惆怅担心的表情不是假的,沈澈淡淡瞥了一眼,没再开口,倒是廖顶顶说完这话,忽而想起吴敏柔的担心来,也不知道她的谩骂沈澈到底听到没有,可还是忍不住面红耳赤,怕他多想,以为自己跟廖城安胡搞的同时,连刚成年的弟弟也不放过

  可是他不问,她也不好主动说自己和顶好是清白的,反倒显得此地无银,还好,转了个路口,医院就在前面廖顶顶忽然叫他靠边停一下,自己则推门先下了车等她再回来时,手上多了个袋子,里面装了一盒芒果味道的绵绵冰

  “这东西一点儿都不好,可惜他喜欢吃,没办法,看在他住院的份上……”

  廖顶顶见沈澈一直盯着,只得讪讪地解释着,没想到他眉一挑,不急着开车,反而伸手指了指,大言不惭要求道:“给我一口”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没想到他又指了指,重复了一遍廖顶顶懵了,结结巴巴道:“你稍等,我再去给你买一份”

  哪知道沈澈不认账,非要这一个,还说这么一大盒,他只要一口而已,真小气廖顶顶失笑,打开袋子,见里面只有一个塑料勺,又露出很为难的表情她不明白,沈澈在这里发什么神经病,刚要拒绝,就看他伸手过来,抓起她的手,借她的手指挖了一块,一口气塞到自己嘴里

  廖顶顶的手指被他含在嘴里,冷饮凉,口腔热,形成一股奇妙的感觉,她蓦地红了脸,觉得这动作太有隐含的寓意,连忙抽回手,在纸巾上蹭了蹭

  吃到嘴儿里的沈澈终于高兴起来,哼着小调儿重新发动起车子,丝毫不顾及廖顶顶的白眼,像是占到多大便宜似的

  看见廖顶顶来看自己,廖顶好果然心情大好,只是在看见姐姐身后还有个陌生男人时,男孩儿漂亮的眉皱了一下

  “你好,我是沈澈”

  望着沈澈伸过来的手,廖顶好迟疑了一下,还是跟他礼貌地握了手,这名字他当然熟,没想到今天看见了本人,他松开手,若有所思地看向一旁的廖顶顶,只用眼神示意她,但却很聪明地没有点破

  “你觉得怎么样?昨晚睡得还好?”

  几乎带着一点儿讨好的语气,廖顶顶先招呼沈澈坐下,然后自己坐到廖顶好的床边,拿来湿毛巾帮他擦了擦脸,想起那盒被沈澈捷足先登的绵绵冰,她有些后悔带来,不如扔车上了

  “我闻到芒果味儿了,姐,快交出我最爱的绵绵冰!”

  廖顶好腿虽然不能动,鼻子倒是狗一样很好使,廖顶顶无奈,只好取过来,刚要递给他,忽然想起来上面被自己的手指戳了个洞,吓得她赶紧开口道:“你、你坐着,我喂你吃好了!”

  说完,她赶紧挖了一大块半融化的绵绵冰塞到廖顶好嘴里,庆幸他没发现异样

  沈澈就笑眯眯地在一边坐着,廖顶顶余光瞄过去,看他故意用手摸了摸嘴唇,似乎在咂摸着味道,她赶紧又喂了廖顶好一大口,差点儿没戳死他

  “顶好,你好好养身体,等你高考结束,正好我和你姐姐也准备结婚了,到时候你还得多帮忙”

  这话一说出口,愣怔的不仅有廖顶好,还有廖顶顶,她一个不小心,手里的冷饮打翻在地,溅了一地黄色

  “你爱她吗?”

  几秒钟过后,廖顶好忽然没头没脑地冒出这么一句,沈澈下意识挑眉,反问道:“你不觉得我们在一起很合适吗?”

  他低下头,想了想,半晌,廖顶好忽然扬起脸来,似乎想通了什么,居然笑起来

  “好啊,姐,恭喜你”他扭过头来,冲廖顶顶眨眨眼,意有所指道:“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个家,我也不喜欢,等你有自己家了,我就去投奔你”

  刚反应过来的廖顶顶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低下头看着遍地狼藉,连忙道:“我赶紧收拾一下”

  说完,她转身就跑到卫生间里找拖把去了,猛地关上门,隐约听见从里面传来水声

  “沈澈,”廖顶好这才调整了一下身后的枕头,躺得更舒适一些,抽出纸巾来擦擦嘴角,慢吞吞开口:“但愿你永远不要爱上她”

  身边的沈澈也早就在廖顶顶离开后就收敛起了温和的笑容,故意讽刺道:“身为弟弟,很多事情你也管不着不管怎么说,我可不比你妈妈看中的那个周正差,还是,你真心希望你姐姐一辈子嫁不出去?”

  他想,结婚这种事,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吃力不讨好,但实际也未尝可知

  请知悉本网:https://www.touna.org。投哪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oun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