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也想也好骗(上)_外娇里嫩
投哪小说网 > 外娇里嫩 > 017 也想也好骗(上)
字体:      护眼 关灯

017 也想也好骗(上)

  恋上你看书网

  廖顶顶站在急诊室抢救床边,她一时间竟有些迟疑,在门口踟蹰了两步,这才走近他

  沈澈的脸色甚至连用“惨白”来形容都不足以,眼眶深陷,嘴角还有干涸的血渍,估计是抢救之前吐过血,头顶挂着血袋和输液瓶他身上有医院特有的消毒水的味道,还有极浓的酒味儿,看来简白珂说的不错,他被送到医院之前喝了很多酒

  等到简白珂手里拿着一沓手续单赶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廖顶顶愣怔地站在沈澈病床前的模样,她不知道该不该上前,直到有值班医生和护士走进急诊室,几个人推着病床快步往急救病房里走

  大概是病床的晃动让沈澈有了知觉,他闭着眼轻轻哼了几声,插着输液管的那只手动了动,走在她身边的廖顶顶犹豫了一秒,还是伸出手握住了他冰凉的指尖

  范墨存用了关系,给沈澈安排的是特级单人病房,环境幽静,设施齐全,等到都安排妥当后,廖顶顶让他们夫妻先回去,她留下来就可以

  “我先去取车”

  看出来简白珂似乎有话要和廖顶顶说,范墨存一颔首先道别,转身下楼,见他走远了,简白珂拉起廖顶顶的手,跟她走到病房的外间客厅里

  “你和沈澈到底怎么了?我问他他不肯说,只好来问问你了”

  简白珂直截了当,也不同廖顶顶绕圈子,直奔主题,晶亮的眼直直看向她,心里却不住叹息,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儿,如今怎么憔悴成了这副样子了还有沈澈,之前不是口口声声跟自己说没动心吗,那干什么借酒浇愁喝到胃出血!

  廖顶顶迎上她探寻的眼神,她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该对简白珂抱有什么样的感情和态度,事实上,作为前女友,简白珂是合格的,不会纠缠不清,也不会无事骚扰,她的拒绝干脆,毫不拖泥带水可是越这样,或许沈澈就越忘不了,得不到的总是心头好

  “也许有误会,也许不是误会,我也不知道从他说要结婚,一直到今天,我都是完全被动的就好像是你手里刚好有两块钱零钱,随手打了一注彩票,却被通知你拿了奖池里累积的全部奖金,惊远远大于喜”

  叹了一口气,廖顶顶回头看向沈澈的病床,情不自禁地咧嘴苦笑,“你以为他真的是因为和我的感情问题才拼命喝酒解愁吗?不是的,我没有那么天真,他只是不甘心罢了,不甘心一个本该爱他爱得发疯的女人原来其实也没那么爱他就像是一个小孩儿,一直属于他的玩具某一天突然归了别人,他气愤又恼怒,却也无可奈何,因为他说不出来,这玩具究竟凭什么就应该归他所有,他只是习惯了”

  同样是女人,很多话不需要说得太多,简白珂已经听明白,也了解了沈澈和廖顶顶两个人之间的问题所在这种事外人只会越帮越乱,她身份又特殊,实在不宜插手,只得点点头,安慰了她几句后离开

  廖顶顶将她送到门口,看着她走远,坐了电梯下楼,她靠在门边,抱着手臂先让自己稳定下来说也奇怪,她来之前还焦急得不行,脑子里乱哄哄,一旦真的站在这里了,反而冷静下来了,女人就是这么奇怪的生物,该镇静时比男人还沉稳

  她洗净双手,毛巾沾了水给沈澈擦脸,他脸上沾了血,腮边还有些呕吐物,急诊室只负责抢救,不会管这种事等廖顶顶把他手脸和胸口都擦拭干净,已经累得满头大汗期间值班医生又来查了一次房,说情况稳定下来了,不需要做手术,但是要留院查看,进行止血治疗和静脉滴注廖顶顶谢过医生,也简单洗漱了一下,就在沈澈病床旁边的陪护床上躺下了,因为怕半夜有紧急情况,连外衣也没脱

  关灯后的病房一片黑暗,只有仪器上的红色圆点,绿色圆点不停闪烁着,输液管里发出轻微的滴答声,衬得这个夜晚更加静谧廖顶顶圆睁着眼睛,身体很疲乏,但是却睡不着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沈澈醒了,艰难地扭动了几下身体,廖顶顶本来在眯着,听见声音睁开眼睛,她侧躺着,刚好对上沈澈的眼睛

  “几点了?”

  他哑着嗓子发问,声音干涩,刚一扯动左手,就听廖顶顶阻拦道:“别乱动!在输液”

  沈澈脑子发晕,他只记得昏倒前胃疼得厉害,似乎还呕血了,但是具体的细节记不大清,没想到自己这回玩大了,直接躺医院了

  “三点多了,你再睡一会儿”

  廖顶顶一掀被子从床上下来,走到他床边,先看了看瓶里还有多少药,然后又伸手帮沈澈掖了掖被角,她的长发顺着肩膀滑下来,垂到他脖颈间,他抬起另一只手,轻轻抓起一绺,慢慢缠在手指间

  他的小动作让廖顶顶哭笑不得,但也顾及他的身体没有用力挣脱开,就那么弯着腰

  “我不是故意不回家的,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

  他动了动唇,显得很艰难,廖顶顶沉默着从他手里将自己的头发扯出来,转身倒了一杯水,又拿了一根棉签

  “我不知道你现在能不能喝水,我先给你沾点水在嘴上涂涂”

  她自动回避开他说的那个话题,沾湿棉签擦拭着沈澈干裂的嘴唇,低垂着眼睛,并不看他不论原因是什么,她都很清楚,他现在的愧疚来源于给她添了麻烦,而不是他不够爱她

  等他好了,就离开,廖顶顶暗暗下了决定,就算离开廖家,她也并非没有去处至于那个可笑的婚礼,就让它成为假设,一切都是虚空,在阳光下毫无益处,只有那些莫名的爱恋和痴缠在黑暗中与她安静对望,犹如茫茫大海上一盏微弱的指向灯

  很快,沈澈又昏睡起来,他失血过多,头晕在所难免,只是临睡过去之前,他死死抓着廖顶顶的手,不让她走

  “嗯,睡,我不走”

  她违心地答应着,为他的自私占有和这一刻显露出来的脆弱感到无可奈何可是毕竟爱过,爱着,她又能如何

  第二天一早,沈澈又被推出病房做了全套详细的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说情况还比较乐观,虽然送来医院时比较严重,但到底年轻,身体底子还不错,恢复起来倒也快,只是以后必须小心,生活作息都要有规律,再有一次出血,抢救过来就不容易了

  一开始廖顶顶不是很清楚,以为胃出血就跟胃病差不多,听了医生的话才知道这病的死亡率也高大40%,顿时有些后怕,想到昨晚不禁心惊肉跳

  记下来各种注意事项,廖顶顶给家里的阿姨打电话,麻烦她收拾几件换洗衣物,再做些好消化的汤水,她本想亲自回家,但又不放心沈澈一个人,他脸色还是很差,浑身没力气,躺在床上一会儿醒一会儿睡的,醒了第一句话就是喊她,看她在不在

  就像是条坏脾气的小狗,平时极凶,不时还要冲你叫两句,可又时刻担心家里没人,忍受不了那种孤单

  下午的时候阳光难得的好,沈澈执拗地要去阳台边晒太阳,廖顶顶只好搀扶着他下了床,才几步路,等坐下来时他脸上就已经冷汗涔涔

  “顶顶,我想快一点儿好”

  沈澈闭着眼,微微扬起头,阳光笼罩在他脸上,给他苍白发青的面色添了几许红润,看起来不那么吓人了

  廖顶顶点点头,她也希望他赶快好起来,她才好找房子搬出去,尽量不再和他有联系听起来似乎很难做到,但她真的累了,厌倦了这种单方面的付出,就算在没有硝烟的情感战场上,她是个义无反顾的爱情战士,可她不是猫,没有九条命,一枪打中心脏,除了死还是死

  没看出来她的内心想法,沈澈兀自说下去:“还有不到半个月就该举办婚礼了,等我出院咱们把手续办了”

  沈澈几年前就加入了美国籍,要不是嫌结婚手续费劲,两个人早就去办结婚证了,没想到一直拖到今天,都快拖分了

  廖顶顶给他披了条毛毯,没急着说不,不过经沈澈提醒,她才想起来时间果然飞快,再有一周多就到日子了,幸好她这边还没开始通知朋友同事

  “我想了很多,其实我只是一直以为,一个人一辈子只能真爱一个人,我以为自己全部的情感都给了白珂,所以再也接受不了别人可是当我喝得脑子几乎已经不清楚的时候,我的心却变得清楚了,顶顶,也许是我错了”

  可是当他不知道去哪,敲开简白珂的家门,见到她和范墨存的幸福时,他只有祝福,而不见了妒恨,那一刻他隐隐觉得,他或许还可以重新生活,去和另一个女人过自己的生活

  “怎么不说话?”

  见她一直不开口,沈澈有些奇怪,她平时话不多,但也不会一声不吭,今天的她安静得有些诡异

  “没事,刚才有点儿走神”

  廖顶顶笑笑,随口遮掩过去,现在的沈澈说什么,她都不想再去思考那话里其他的深意了刚想去给他倒杯热水,冷不防被他抓住手臂,她疑惑地看向他

  “顶顶,”沈澈握紧她,眼神中透露着廖顶顶看不明白的古怪,她的喉咙像是被人掐住了,几乎说不出话来,就听见他再次开口:“我就知道,你能管住自己的毒瘾,我终于想起来你是谁了”

  她一怔,那段荒唐可笑的年少岁月如放电影一般在眼前一闪而过,如今的她有着不知内情的外人艳羡的“身世”和工作,谁能把她和当年那个差点儿死在加油站的吸毒少女联系起来?

  此前他一直对她有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一开始他以为那是因为和她在洗手间那次,后来以为是因为两人的一夜|情,没想到他昨晚喝闷酒时脑中灵光一闪,终于将脑中的记忆碎片和她本人的影响重合起来沈澈自己也是一惊,没想到原来早就和她有过这么多交集

  巧合,还是缘分,真说不清,但他只知道,其实他真的没有想象中那样不看重她,只是一直以来他太心安理得了,以为她根本不可能不爱自己

  还是说男人骨子里都是下贱的,手到擒来的爱情,都不被珍惜,沈澈心中苦笑

  廖顶顶本不想在今天这个时候讲太多,但沈澈的话令她再一次回忆起当年痛苦不堪的经历,戒毒时如蚂蚁噬心般的痛苦,还有随时被毒品诱惑的无力感,都犹如潮水般向她涌来

  “知道就知道了,那件事我很感激你,但我不想再提了沈澈,你让我知道,一厢情愿这种事我真的不擅长,抱歉,之前筹办婚礼你费心了,但我忽然什么都不想要了”

  她将自己的手从他手中用力抽出来,头也不回地快步走出病房

  “顶顶,顶顶!”

  沈澈没想到她居然不想结婚了,他在她眼里看见的只有疲惫和厌倦他试着站起来去追她,但是胃部立即传来一阵抽搐的剧痛,他捂着胃,疼得脸都变了形,而廖顶顶已经关上了门离开了

  这可能就是报应,就在他刚刚意识到自己动了心,想和她重新开始时候,她选择了不要他

  出了医院,廖顶顶坐上出租车,看着路边飞逝的景物,心里却一反常态的平静,似乎连日来的痛苦和纠结一扫而光,她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报上廖家的地址,她决定重回一次廖家,尽管她不屑和他们有任何关系,但本来就属于她的东西,她不会轻易放弃

  廖顶顶离开廖家时什么都没带,包括钥匙,她按响门铃,家里的保姆来开门,见是她,愣了一下

  “都有谁在家?”

  站在一楼客厅,廖顶顶抱着手臂环顾四周,摆设没什么变动,只是楼梯第一级处有一处颜色稍深的污渍,应该是上次吴敏柔的血迹

  她冷笑着盯着那处污痕,保姆恭敬地回答说廖家人都不在,但太太约了朋友喝茶,看时间再有一会儿就回来了

  廖顶顶点点头,直接上楼进了自己卧室,她的房间还是每日有人打扫,但不知为什么一推门有一股冷清感,这感觉让她想哭

  站了一会儿,她找出行李箱,开始装东西,她拿的大多是书和碟片,那些都是她自己攒钱买的东西,至于每年过节时廖家长辈送的首饰珠宝,各类值钱的礼物她一概没碰

  廖顶顶整理了很久,最后又拿了几套常穿的衣物和两双鞋子,一起塞进行李箱,然后拖着沉重的箱子下楼,保姆要来帮忙,她客气地谢绝

  她坐在沙发上等着,很快,没多久,外出喝茶的吴敏柔回家了,一进门看见廖顶顶,她的眼里滑过一丝惊恐,但很快消散,脸上浮出惯常的冰冷和傲气

  “呦,我说是谁回来了,原来是家里的大小姐”

  她放下手袋,口中不咸不淡地讥讽着,换了拖鞋后走过来坐下廖顶顶波澜不惊,她回来不是和她吵架的

  “吴敏柔,我回来取我自己的东西,你看好了,不是我的我一样没拿,以后你们廖家少了什么缺了什么不要将屎盆子扣在我头上”

  她把行李箱打开给她看,冷笑两声继续道:“看好了吗?你们廖家都是小人,我也只好不拿你们当君子了,丑话说在前头,夜路走多了迟早遇鬼,到时候也别说老天爷不开眼万物有轮回,不信看苍天,从来放过谁廖太太,你说是吗?”

  廖顶顶蹲下,拉好行李箱站起来,别有深意地盯着吴敏柔,看得她情不自禁地瑟缩一下

  她嗤笑着经过她身边,快要走到门口时,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回过头,“好心”地提醒道:“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有时间不如把心思多放在你的宝贝儿子身上,不然他以后指不定做什

  请知悉本网:https://www.touna.org。投哪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oun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