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也傻也思念(下)_外娇里嫩
投哪小说网 > 外娇里嫩 > 018 也傻也思念(下)
字体:      护眼 关灯

018 也傻也思念(下)

  恋上你看书网

  会展中心地理位置极佳,设有十余个常设展馆,分为a、b两个展馆,6万平方米的室内展出面积,从手扶电梯一路上到2楼,一头是汗的廖顶顶立即看见了站在展厅中央的沈澈,他旁边还有几个会展的工作人员,以及康思迈朗这次负责会展的几个公司项目人员

  “沈先生,抱歉,这里面有些小问题,请稍等一下麻烦请您带我去找会展中心的费名扬经理好吗?我这边有个新的合同要和他重新签一下”

  递上自己的名片,廖顶顶看向其中一个工作人员,对方认清她身份,立即带她前往负责招标和展位的经理办公室

  一边的沈澈勾了勾嘴角,也跟着迈步跟上,廖顶顶一愣,不由得放慢脚步,拉开与其他人的距离,皱眉小声问道:“你不放心还是怎么的?”

  他低头瞥了她一眼,没说话,只是哼了一声,大概是因为展览会开幕在即,还因为展位这种小事情出了岔子感到不满毕竟他也是美国总公司在中华地区的负责人,这次展会对康思迈朗进驻中国大陆市场异常关键,廖顶顶身为接洽人,深感些许理亏,只得快步前往费经理办公室,尽快做好协商

  “原来是刘局的秘书,廖秘书辛苦了,还亲自跑一趟,既然局里都已经批复了,咱们会展中心这边一定配合做好展览工作嘛!”

  费经理三十出头,长相很斯文,说话也很客气,廖顶顶把局里已经盖好印章的文件交给他看,他看后二话不说就在上面也跟着签了字,拨通内线吩咐下去,叫会展的工作人员及时更新展位信息,尽快让康思迈朗的工作人员做好展位的布置工作

  比想象的顺利多了,就连沈澈也很客气,和费经理寒暄了几句,没有廖顶顶担心的冷场,等到费名扬将两人送出办公室之后,廖顶顶长出一口气,才意识到来的时候着急,后背都是汗湿的,黏黏的粘在肌肤上,蹭得她发痒,可见她之前多么担心会出现意外

  “你好像很担心似的”

  站在电梯上,沈澈直视着前方,忽然冒出这么一句,廖顶顶脸上顿时显出一丝尴尬,这确实是她工作上的小失误,于是她只得诚实道:“我还是头一次统筹这么大型的博览会,上头的领导都很重视,开幕那天会有常委亲临,任何差错都不可以有刚才真是吓死我了,两条腿现在都是软的”

  他轻笑一声,脑海中却不由自主地回忆起每次欢爱过后,她瘫软在床上,也总会嚷嚷着腿软脚软,浑身没力气之类的话,那样子水滴滴的简直又娇又媚,撩得人酥痒入骨,仅仅是想想,他就有些难耐的浑身燥热不堪,伸手松了松衬衫的领扣

  “嗯,那你先忙,我要回单位了”

  嗅到空气中那一丝浅淡的危险因子,毕竟是曾经同床共枕的男人,他的眼神变得幽深的一瞬间,廖顶顶就立即察觉到潜在的情感暗涌,立即出声就要先走一步

  不想她走下电梯,刚走两步,忽然身后传来几声压抑的沉闷的呻吟,声音很小,但她还是听见了,急急回头

  就看见沈澈一只手搭在电梯扶手上,另一只手按着胃部,整个都佝偻着,身子深深地弯下去,头也埋得低低的,强忍着不出声,但显然疼得太厉害而断断续续地溢出痛苦低吟

  他出院出得太早,在家休养了没两天就去了公司,胃病全靠痒,不能累不能熬,他一向生活作息不规律,这次住院抢救也没敲响警钟,也难怪会疼成这样

  廖顶顶飞快地走过去,赶紧去扶他,见沈澈一张脸都泛着青色,估计情况真的不乐观,赶紧掏出手机要打120.

  不想沈澈一把按住她的手,不让她打,嘴唇哆嗦几下,硬挤出来一句话:“我、我要回家……”

  他的狼狈让她心有不忍,只得扶着他慢慢向门口走去,他的车子就停在门口不远处,司机却不在车里此时的沈澈别说开车,就是坐车都吃力,廖顶顶好不容易将他塞到后车座,让他躺下,然后从他裤兜里掏出车钥匙来

  “我车技可不怎么样,撞坏你的车我可不管”

  她掂量着手里的钥匙,蹙着眉头跟蜷缩在后车座上的沈澈讲,他闭着眼似乎点了点头,算是知道了

  幸好这个时段路上的车不算多,廖顶顶提心吊胆,一路上战战兢兢,总算是两个人完好无损地回到了家

  “家里的阿姨哪里去了?”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里面连人气儿都没有,廖顶顶看着坐在沙发上一脸冷汗的沈澈,难免有些心疼,去卫生间给他拧了条热毛巾擦汗

  “她丈夫生病了,回老家不做了”

  沈澈有气无力地张了张嘴,忽然抓住廖顶顶正在给他擦汗的手,低低哼了一声道:“顶顶,我好饿,我早上就喝了一杯咖啡”

  廖顶顶简直是怒不可遏了,空腹喝咖啡,他这是拿自己身体开玩笑不成!见她阴沉下脸来不说话,沈澈一脸委屈,继续火上浇油道:“昨晚在公司通宵加班,早上起来没胃口,什么都吃不下,也就喝咖啡能提提神……”

  她猛地将毛巾扔到他脸上,腾地站起来,什么都没说,转身去了厨房看着她窈窕的背影,原本还软绵绵瘫在沙发上的沈澈笑得很是狡黠,慢慢坐起来,从他的位置刚好能看见厨房里那个忙碌的纤细身影,他看着她洗过手,打开冰箱门,开火做饭,本来寂静无声的房间渐渐传来锅碗瓢盆的交响曲,他的一颗心忽然就暖了起来

  大概是怕他饿得胃更疼,踩着拖鞋的廖顶顶几乎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做好了一碗面条,很清淡,几乎算是清汤寡水了,几根青菜,几条肉丝儿,连鸡蛋都没有沈澈抻着脖子一看,不由得问道:“我记得冰箱里有鸡蛋啊,这也太淡了?”

  廖顶顶摘下围裙,手掐腰,斜眼冷笑道:“爱吃不吃,沈大公子,你胃不好不能吃油水重的,鸡蛋不好消化,就这素面,最适合了吃完赶紧吃药,药呢,药哪里去了?”

  沈澈赶紧抓起筷子捧起碗,赶紧往嘴里扒了几口,生怕她一生气把面条夺过去倒了,一边嚼一边模糊不清地支吾着:“药在电视旁边的那个柜子抽屉里……”

  面条被廖顶顶煮得稀烂,还很淡,说真心话,不好吃,但沈澈还是吃得津津有味,一碗都吃了不说,汤都喝光了,还很不雅地当着她的面,打了个饱嗝儿眯着眼,看着廖顶顶取药倒水,又将面碗拿去洗干净,沈澈没话找话道:“没看出来,你还真挺贤惠的啊”

  廖顶顶正在刷碗的动作一顿,她想了想,关了水龙头,静静站在原地,背对着沈澈,好久才开口道:“沈澈,其实我不是别人想的那样风光我那么小就被送到美国,舅舅是我的亲舅舅,可是他是个商人,有着商人的本性,亲情什么的,很多时候比不上利益来得牢靠舅妈是个土生土长的美国华裔,连中国话都不大会说,更是没有中国人那种根深蒂固的大家族亲密感我在那边十多年,能自己做的从来不求人,我不缺钱,不然的话,我一定会在唐人街洗盘子养活自己”

  寄人篱下的感觉并不好,尤其还是个孤独的女孩儿,从幼女长成少女,愈发敏感愈发自尊,所以也就愈发变得小心翼翼,对亲情无比渴望,又无比尖锐怯懦,怕得到更怕失去他几乎终于知道了眼前这个女人经历了怎样的过去,才变得现在这样患得患失,自卑自厌,比谁都渴望爱,又抗拒爱

  手上沾满了洗洁精的泡沫儿,在窗明几净的午后厨房里,正午的阳光透过光洁的落地窗照在她身上,很暖,只是回忆起过往,她还是周身冷得刺骨廖顶顶低下头,就看见高高挽起的袖子下,白皙的右手臂上有一道很浅的疤痕,不仔细看就看不出来那是她刚回国时,因为忍受不了戒毒的痛苦,用水果刀在小臂上一刀划下去,看着滚烫的血涌出来,她才有活着的真实感觉,明白自己并不是一具行尸走肉

  不知何时,沈澈已经走了过来,在她身后站定,缓缓伸出手,从后面圈住她的腰,将下巴垫在她肩头,顺着她的眼神看去,终于也看见了那道疤此前那么多次欢|爱,他甚至都没有注意到,此刻一看见,他心底微微一抽搐,说不出的心疼

  “这是怎么割到的?戒毒的时候?”

  他的手指轻柔地抚上她的小臂,惹来她的轻颤,他却坚定地抱紧了她,将她全都收纳在自己怀里,不许她闪躲廖顶顶闭上眼,微微扬起脸来,坦白道:“是,我无处可去,无路可逃,用最后一点点钱买了回国的机票可是我不敢回北京,我怕被廖家人知道,所以我打算去广州深圳一带碰碰运气最艰难的时候,我决定去做妓|女,靠出卖身体来买粉儿吸毒那个时候,什么廉耻,什么道德,全都没有了不要了”

  她脸上渐渐地浮起一片湿润,浸湿酸涩的眼角,脸颊上都是泪,一只温热的手掌贴向她的脸,轻轻捧起她的脸,将她的脸扭过来,沈澈的唇贴着她的唇,低低呢喃道:“可惜那时候我不在,不然不会让你吃那样的苦遭那样的罪都过去了,不想了”

  他摩挲着她微凉的手臂,缓缓向上,她今天穿的是很平常的裸色衬衫,明明是很保守的样式,可在他看来此刻无异于是带着强烈的性感和诱惑,尤其是一双手还湿着,上面全是白色的泡沫,有种难得的贤妻姿态

  廖顶顶还陷在自己可怖的回忆中,没有意识到沈澈的动作已经不是单纯的安抚了,那种**的意图和暧昧的气息已经十分浓重,他从后面紧贴着她,沿着她腰身玲珑的曲线肆意游走,灼热的鼻息喷洒在她的耳后颈上

  等到她意识到沈澈的牙齿已经啃上自己柔嫩的颈子时,一切似乎都已经失控了,半个小时前还病怏怏几乎快没命的男人,此刻就在她身后,紧紧地搂着她,双臂犹如铁箍一般,令她无法挣脱

  心口猛地一震,廖顶顶急忙扭动起脖子,试图躲避沈澈的唇齿袭击,慌张地别过脸去,去不想他强迫性地扳过她的脸,与他面对面,眼对眼她眼神里有些惊恐,面前男人眼中那种强烈的占有和欲|念让她失措

  他的手指来到她尖而细的下颌上,轻轻收紧,然后不由分说地低下头,唇贴上她颤抖的红色唇瓣廖顶顶“唔”了一声,就被他趁机顶开牙关,熟练地将舌喂进去,两个人早已吻过很多次,对彼此的口腔异常熟悉,他的舌尖霸道地在她的嘴里翻搅吸吮,她的唇顿时有些疼痛,又带些酥麻

  她想挣扎着抽回自己的舌,却被他缠得更紧,吸得更急,直到她再也来不及吞咽,大量的唾液沿着两人的唇角滴落下来,他才肯放过她而廖顶顶被他激烈的深吻已经弄得阵阵头晕,呼吸不畅令她浑身无力,手指掐着他的臂膀,勉强站稳

  “沈澈,你、你把手松开,你都这样了还想干什么……”

  廖顶顶总算找回自己的声音,红着脸去推沈澈的前胸,他之前要死要活的,那吓人的脸色和一脸的冷汗,看起来也不像是装出来的,怎么现在就生龙活虎要吃人的模样似的沈澈不答,只是用一只有力的大手按住她的肩,另一只手搂紧她柔软的腰身,慢慢爬升,扯开她塞进一步裙中的衬衫下摆,火热的掌攫住她美好的胸|线

  两个人贴得极近,他的胸膛就蹭着她的背脊,这种若有似无,又带着无限暧昧的轻轻摩擦不断加速着彼此的体温,廖顶顶不可遏制地哆嗦起来,手上都是水,淋了胸口湿了一大片,她微微闭上眼,陷在沈澈的怀抱里

  火烫而又灵活的舌尖一遍遍刷过她泛红的耳垂和精致的锁骨,不断向下,一寸又一寸,来到心口处,tian舐着吸吮着,令她全身几乎都要酥软了,视线之内能见到的肌肤全都呈现出娇美的红晕臀后有一个坚硬的东西不断抵着自己,廖顶顶很清楚那是什么,她战栗着惊喘,小声地抗拒着说不要

  “顶顶,这几天我想你了”

  身后传来他沙哑又裹挟着深重情意的声音,情话在这种时候格外动人,他的手缓缓移动,罩住她的柔嫩高耸,轻轻地拨弄着那原本柔软的粉色樱果,感受着它在手掌心中渐渐绽放的快感他比她还热,还紧绷胀痛得难受

  “沈澈,我……”

  想说的话到了嘴边又忍不住咽下,廖顶顶心里很乱,似乎有两股力量在撕扯着她,一个声音催促她不要再逞强了,就不管一切地和他在一起,哪里要去想太多;可另一个声音又冷静地告诉她不可以,她最后的尊严和感情不容许被人轻易糟蹋,哪怕那个人是沈澈

  “呼!”

  沈澈见她仍有一丝犹豫,不想强迫她,其实他真想就在这里要了她,扳起她的一条腿用站立的姿势狠狠在她身体里驰骋,那味道一定美妙可是他最终还是放开了她,不想被她误会成,他只贪恋她的身体不顾及她的感受

  他将她的手在水龙头底下冲洗干净,帮她擦干,拉着她的手往外走

  “走,我送你回去,你衣服都湿了,先回家换一件我再送你回单位”

  廖顶顶面色酡红,还未从刚才的激情中褪去,害羞小媳妇儿一般跟在沈澈身后,上了车也老老实实地坐在副驾驶上,几乎不说话等到了她租住的公寓,沈澈说什么也要跟她一起上楼,她怕两人撕扯被物业的保安误会,只得咬咬牙,带他上楼

  四下打量了几眼,沈澈似乎倒也满意这里,环境不错安保措施也还过得去,他坐在厅里,看着廖顶顶去卧室里换衣服,等她出来后,他忽然皱眉说胃有

  请知悉本网:https://www.touna.org。投哪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oun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