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也婚也风光(中)_外娇里嫩
投哪小说网 > 外娇里嫩 > 019 也婚也风光(中)
字体:      护眼 关灯

019 也婚也风光(中)

  恋上你看书网

  廖顶顶在美国时,不止一次被邀请参加朋友的婚礼,教堂里的宣誓,神父的祝福,草坪上的甜蜜亲吻,每一幕都会令人动容,但令她最羡慕的,还是新娘挽着父亲的手,穿着圣洁的白纱,低垂着头,一脸微笑缓缓走进教堂的那个场景

  “沈澈,你这是什么意思?”

  套房客厅里,穿着婚纱的廖顶顶看清眼前的人,不由得涨红了脸,声音也提高了几分沈澈似乎早已料到她的这个反应,扬扬眉慢声道:“我以为你会希望有长辈在场”

  廖鹏正坐在沙发上喝茶,穿着崭新的西服,身边是精心打扮过,脸上永远是高贵神情的吴敏柔,夫妻两个坐在一起,倒是十分惹眼

  “我父母都不在了,总不好结婚这么重要的场合,新郎新娘两边一位长辈都不在?”

  沈澈俯身抱住廖顶顶,轻柔地吻了一下她的面颊,努力安抚着她的情绪,趁机在她耳边低低说了一句

  她一愣,却是没再开口,只是咬了咬唇,眼神略有些怨恨地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转身去拿新娘捧花

  “见了家里的长辈连一声好都不问,还真是越大越不害臊了不管怎么说,现在外面的人还当我们是你的亲爹妈,你这个样子,传出去我们廖家的脸往哪里搁?”

  身后忽然传来熟悉的女声,声音里带着不屑,伴着这句话,吴敏柔将手里的茶杯重重放下,茶几上发出“咣”的一声廖鹏皱了皱眉,似乎对她的话也很不满,低声拦阻道:“敏柔,今天是顶顶的好日子,你就少说两句……”

  他本就是话少的男人,这些年来吴敏柔的性格他也再清楚不过,知道她心高气傲,从来受不得半分委屈,很多事情也就由着她去了直到上次她从楼梯上滚下来,他才终于从廖城安口中得知真相,原来当年竟发生了那么多事,而他全都不知道

  这些年来,廖鹏也不是没有想起过和吴静柔的那段短暂情缘,夜半无眠时也会想起那个年轻娇俏的小姨子,但也只能感慨天意弄人,美人早逝只是他从来不敢想象,这一切竟是他的妻子亲手设计的一个大阴谋,而廖顶顶,也根本不是廖家的孩子!

  “为什么要少说?要不是沈澈亲自登门求我们两个出席,你当我愿意来不成?”

  吴敏柔紧皱起眉头,她很清楚沈澈有着豪门背景,尽量不要得罪他,加上她看出来廖鹏对于吴静柔心生愧疚,这愧疚如今已经转移到了廖顶顶身上,如果不来,他绝对不会心安,到头来说不定还会赖在自己头上几番权衡思量,她这才同意和他一起出席这场婚礼,在外人面前继续演一出家庭和睦的好戏

  “既然来都来了,又何必这么急躁呢,酒店这边人多口杂的,我还得叫您一声‘妈’,小心被人听了去,又该传出来什么不好听的,到时候你在太太圈子里,可就更不好左右逢源了”

  廖顶顶转过身来,一声轻笑,依偎在沈澈怀里,一边说,一边转了转右手上的戒指,并不是常见的克拉美钻,上等的金镶玉戒指,玉石的光泽在她的指间闪耀吴敏柔这些年跟着廖鹏,对首饰也算颇有见地,看了一眼便能大致猜测出这枚婚戒至少也要百万,投射过来的眼神不免跟着一暗

  那个贱人的女儿,竟然嫁得这样风光!她心底再次翻涌起嫉恨来,将对吴静柔的恨意又都转化到廖顶顶身上,连带着看人的眼光都锐利起来

  不知道是廖鹏还是廖顶顶的话起了作用,吴敏柔恨恨收声,不再开口,将脸扭向一边

  上午十时十八分,布置得金碧辉煌的酒店宴会厅里已经坐满了廖顶顶和沈澈的亲友,其中以廖家的居多,廖顶顶有些吃惊,因为她之前没有想过这样大肆操办这场婚礼,不料在她全然不知的情况下,沈澈暗中全都安排好了

  在司仪的引领下,廖顶顶站在宴会厅的门外等候入场,正张望着,不想在一旁等待着和她一起入场的是廖鹏

  “顶顶,祝福你,终于结婚了,不再是小孩儿了,你母亲泉下有知也会高兴的”

  廖鹏眼角居然有一丝湿润,看着眼前光彩夺目的新娘,在她脸上依稀找到了吴静柔的影子,她很像她的母亲,脸部柔美的轮廓,那那双带着英气的杏核眼时光似乎一下子倒退,他的眼神里隐隐可见眷恋之情

  四周并没有其他人,也就没必要再装出一副父慈女孝的样子,廖顶顶歪了一下嘴角,低声讥讽道:“不容易啊,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不会觉得很违心吗?这个时候提起她,你这副嘴脸可真歹毒,比起吴敏柔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一个男人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犯了错误,在犯了错误之后又不能挺身而出承担责任,在廖顶顶看来,这才是最十恶不赦的

  廖鹏没有想到廖顶顶会如此厌恶排斥自己,他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但又试图想解释什么,支吾了几句,到底还是没有出声看着他那张比记忆中明显苍老的脸,以及无论怎么频繁染发也会很快冒出白茬的鬓角边,再想起吴敏柔在外面乱搞的丑事,廖顶顶头一次感觉到,这一家人是如此的令人作呕,甚至包括她自己

  她不怪沈澈将廖家人邀请来,毕竟是有头有脸的家庭,这么一场豪华婚宴在帝都不可能不被传扬出去,在坊间津津乐道成为众人的谈资若她娘家没人来,那才是最大的蹊跷事,指不定被意yin成什么稀奇古怪的版本来

  “顶顶,我、我确实对不起你……咳,年轻时做下的冤孽,老了老了也逃不过啊,是我对不起你妈妈,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敏柔她对自己的亲妹妹也能下得去手……你、你不要怨了,从今以后我会好好对你,当做补偿”

  说罢,廖鹏从裤兜里掏出一条项链,放在手心里摊开,幽幽道:“这本来是我买给静柔的,想在她生完孩子后送给她,没想到她就……如今就给你”

  尽管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但项链上缀着的宝石依旧耀眼,项坠是一块剔透的蓝宝石,雕琢成月亮的形状,周围点缀着几颗小钻,设计成星星的图案,寓意为众星拱月廖顶顶咬住嘴唇,死死瞪着这条项链,只觉得它如烈火一般灼痛自己的双眼

  见她不答,廖鹏以为她是默许了自己,于是上前一步,将项链亲手戴在她颈子上,小心翼翼地帮她调整了一下项坠的位置只见雪肤上这蓝色的玉石散发着柔和夺目的光彩,将她整个人衬托得更加明艳,两片精致的锁骨中央,一弯月静静地倾泻着光芒,在头顶强烈的灯光下毫不逊色

  “很漂亮,顶顶,你像你妈妈一样美……”

  廖鹏万分感慨,其实他此刻是真心想要廖顶顶幸福,当他得知吴敏柔找人轮暴了吴静柔,又在她生产后动了手脚害死她之后,他愤怒但却也无奈,毕竟吴静柔曾是他的女人,而吴敏柔是他的合法妻子,两相其害取其轻罢了,难道他还真的能够将吴敏柔送到监狱里去?!

  如梦初醒的廖顶顶这才感觉到颈间有丝丝凉意,耳边传来廖鹏的话,一瞬间她怒不可遏,猛地抬起手抓向自己颈子,用力撕扯项链做工考究,她用了吃奶的力气才把它从脖子上扯断,颈间细腻的肌肤顿时传来一阵阵收缩的痛楚,但她毫不理会,一把将断掉的项链扔到廖鹏脚边,吼道:“把你的东西给我拿走!你根本不配提起她!你别在我的婚礼上恶心我了!”

  廖鹏彻底愣住,没有想到他的举动会惹来廖顶顶如此大的反应,这还不止,她已经提着婚纱抬起脚,用力用高跟鞋不断踩着那已经断掉的项链,每一下都极重,恨不得那项链就是廖鹏和吴敏柔这两个人,踩死他们才解气

  “顶顶!”

  他赶紧抱住疯狂的廖顶顶,以免她伤了自己,这婚礼没办法继续下去,看看时间也快到了果然就在这时,侧门走出来一位工作人员,见到眼前这幕场景后不禁一惊,战战兢兢上前提示道:“时间到了,廖先生请您和新娘一起进宴会厅”

  话音刚落,满脸仇恨之色的廖顶顶忽然安静下来,她一动不动,任由廖鹏搂着自己,很快恢复了正常,放下婚纱裙摆,抬起手来整理了一下全身,露出淡淡的微笑这还不够,她主动伸出手臂,挽住廖鹏的胳膊

  “是啊,这是我的婚礼呢,好戏才刚刚开始我亲爱的父亲大人,我们赶紧进去,大家都还等着呢,一定要微笑啊,你的女儿今天出嫁呢,多么值得开心的一件大喜事呢”

  她轻启红唇,声音极低,语调里说不出的瘆人,听得廖鹏头皮微微发麻,却也不可奈何,挽着她一起穿过宴会厅大门,向里面走去

  红毯的另一端,新郎沈澈静静地站着等待着他的新娘,很快,廖鹏将廖顶顶带到他的面前,将她的手交到他的手里他原本有很多话想要叮嘱他,想要他保证要好好对待她,一生一世不离不弃只是想起方才廖顶顶那怨恨的眼神和阴鸷的话语,廖鹏顿时什么都说不出口,只是拍了拍沈澈的肩,点了点头,然后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和吴敏柔坐在一起

  “呵,女儿结婚,做父亲的一定很舍不得,我真是佩服你,和你做了二十年夫妻,竟没看出来你度量这么大,居然把一个小野种看得跟亲生女儿一样!怎么,这便宜父亲做得很开心?”

  吴敏柔勾起一抹嘲笑,倾过身子,压低声音在廖鹏耳边如是说道,见他脸上神情一变,却又碍于周围都是宾客无法发作,她笑得更加得意,伸手在他腿上拍了几下,摸到他口袋里那条项链已不见,眼中愤恨更炽没想到吴静柔死了二十多年,还能让自己的丈夫心猿意马,连带着对她的女儿都怜惜起来,早上居然换衣服时他偷偷将藏了那么多年的项链带在身上,就等着给廖顶顶做新婚礼物,她怎么能不恨

  很快,一切步骤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马上到了新郎向各位来宾致谢的环节,就见沈澈接过司仪手中的话筒,含笑看向众人

  “感谢各位的到来,我和顶顶今天终于能够走到一起有人说,两个人能不能携手走到最后,不在于婚礼有多豪华,有多奢侈,可是我却想给我太太一个最完美的婚礼,让她回想起今天没有任何遗憾,不会因为任何一个细节上的小瑕疵感到一丁点儿难受,也不想她以后参加别人的婚礼时觉得自己当年受了委屈就像我不知道自己以后会对她有多好,但是我会努力去对她好”

  说完,他转过头,看向廖顶顶,眼神温柔,拉起她的手,在她的婚戒上轻轻吻了一下,她几乎同一时间就哭了出来,可在这么多亲友面前又觉得哭泣有些丢人,只得一边笑一边哭地捂住嘴,点点头后低声哽咽

  众人全都感慨地笑起来,不约而同地鼓起掌,女人们全都一脸羡慕地看向廖顶顶,觉得沈澈这番话真的是感人至极

  就在众人等待着整场婚礼的最高潮到来的时候,宴会厅的门忽然被人从外用力撞开,紧接着酒店的几个保安也跟着冲进来,其中有人拿着对讲机高声请求着保安部给予支援,而一道人影已经冲了过来,直奔最前面的酒席

  请知悉本网:https://www.touna.org。投哪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oun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