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下)_外娇里嫩
投哪小说网 > 外娇里嫩 > 第四章(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章(下)

  恋上你看书网

  这么窘迫的情况下,廖顶顶在一瞬的慌张之后,反而很快镇定了

  她既没有挣扎着躲开沈澈的手,也没有甩手给他一巴掌,相反,她在笑,她竟然真的笑了出来

  开心时要笑,难过时也要笑,这大概是她独自成长,十年间所得出的感悟之一

  只有笑,才能叫别人看不出你的真实想法,只有笑,才能说服自己其实人生没那么苦

  “是啊,挺刺激的,沈先生难道没试过吗?”

  廖顶顶腾出手来,抚了抚耳边的发丝,动作自然而妩媚,极有女人味,这种具有女性独特魅力的小动作她年少时曾经钻研过很久,做起来当然是手到擒来

  他的话里有明显的暗示意味,她也就顺水推舟,动作里也带了明显的暗示意味

  玩就玩,斗就斗,谁怕谁就算真的怕,也不能随意露怯,这一向是廖顶顶的准则

  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调整了神色,反倒是将了自己一军,沈澈嘴角的笑又扩大了一些,原本玩着她耳朵的手指轻轻移过去一些,凑上了她同样白皙柔嫩的脸颊,手背轻轻拂过,很有些玩世不恭的态度

  廖顶顶冲他一笑,手抬起盖住他的手,弯着两根手指俏皮地在他手背上轻搔了几下,不痛不痒,却又蕴含了太多信息

  “确实没试过,要不,你跟我试试?”

  他凑得更近,唇几乎要触到她的红唇,却又故意在即将碰上时硬生生收住,只留下无限遐想

  她等着他可能的吻,却没等到,难免有些赌气,扁了扁嘴,没说话,不服气地tiantian有些发干的嘴唇

  耳边传来他闷闷的笑声,似乎看穿了她的渴望,可沈澈是什么人,当然不能让她占了上风

  廖顶顶有些后悔,她没想到他会戛然而止,可是非要自己主动,她又做不到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眼看着他笑得更狂妄,她更加恼怒,双颊比方才在电梯里更热了几分

  “你别太过分!”

  她低低出声,想要离他远一些,却忘了自己的脸还被他的手握着,刚一动,脸上传来微微痛感,原来他见她要躲开,手指掐住了她脸上的肉

  “既然不是丈夫,那就是情人喽!多一个少一个没什么区别,况且我只是偶尔才有需要,也不会要求你只跟我一个,我保证每次都会戴避孕套的咱们都是聪明人,我一离开北京,大家就各不打扰,于你来说也没什么损失不是”

  他说得振振有词,分析得也确实通透,如果廖顶顶是一个穿梭在这座大都市,羡慕上流生活,每个月纠结于要不要用一半薪水来购置一个名牌手包,再用剩下薪水的一半来入手一支限量版口红的小白领的话,那他此刻开出来的条件还真的很诱人

  看得出,他是个大方的情人,出手阔绰,又不会计较小钱,绝对是个不错的选择既然卖都卖了,卖给这样的男人,可比卖给秃头大肚子的暴发户强多了

  廖顶顶歪着头想了想,这才乖巧如猫咪般附和道:“确实没什么损失不过……”

  她娇笑着贴向他的身体,细长的手指也适时地摸上他的一侧脸颊,轻轻扯了几下,又滑向他的喉结轻点,咯咯笑道:“那我也得验验货?”

  沈澈眯眼,享受也喜欢她熟练又不过火的调|情动作,等她玩够了才捉住她的手,继续放|荡不羁地开口:“现在就验,还是等晚上的?”

  她心底冷笑,好你个沈澈,当年第一次见面你就急不可耐,没想到今天你还是这样,喜欢“直入主题”

  不过说回来,廖顶顶也奇怪,凭她这几年对沈澈的观察,以及光明不光明各种渠道的打探,他私生活倒还检点啊,怎么一回国,就变得如此糜|烂,居然向一个刚认识的政府工作人员邀欢,不像是他的性格啊

  假意瞟了一眼腕上的手表,廖顶顶娇滴滴答道:“现在‘吃大餐’可来不及了呢,一会儿刘局开完了会我们还要一起吃饭,总不好迟到”

  察觉到他眼里流露出隐隐的失望之色,抛了个媚眼过去,她又捂着嘴笑道:“大餐吃不了,小甜点却还是可以的,你说呢,沈先生?”

  沈澈似乎深以为然,原本停留在她脸上的手一直向下,停在她锁骨往下几寸的地方,不动了

  他果然是老手,再往下摸,性质就完全变了,可他没再继续,永远让自己都有一条退路可退

  是个聪明又总是存有戒心的男人,廖顶顶立即看出来,不禁咬了下唇,知道再一次棋逢对手

  第一次,遇上的是廖城安,以她的全数溃败为结局,不知道这一次,她能否侥幸赢过他

  她刚要开口,冷不防腰后一空,原来他趁她不备调整了座椅的角度,让座位向后放低,她也就跟着朝后歪过去

  “我对完全重复别人做过的事情没兴趣”

  廖顶顶只听见模模糊糊的这么一句,就被他一个翻身,压到了座位上,几乎动弹不得

  她一怔,反应过来身上的男人话里的意思,早上她和廖城安是女上男下,那么他就不肯同样,非要男上女下以示不同

  几声娇喘,廖顶顶的手拍着沈澈的肩头,略显吃惊地埋怨道:“你干什么呀,吓了我一跳!”

  虽然语气是责怪的,但手臂也并没推开他

  其实,她早就在暗中运气,准备看准时机狠狠给他个教训,看他还敢不敢出言不逊

  他低头,很快找到她红艳艳的饱满蜜唇,用力地——咬了一口!

  廖顶顶没想到他居然会这样,尖叫卡在喉咙里,眼角立即疼得涌出眼泪,刚要挥过去拳头,他已松开她,伸手从车后座取来一个牛皮纸信封摔到她脸上

  “我才是吓了一跳那个人呢廖顶顶小姐,麻烦你解释一下,三天前你也在山西,还跟踪我一整天,请问有何贵干?”

  手忙脚乱地翻开砸过来的信封,里面滑出来一沓簇新的照片,廖顶顶一惊,两只眼却是看得清清楚楚,只见上面居然是各种角度的自己

  “你凭什么找人拍我?”

  她大怒,竖起秀眉,扬起手将照片一张张从中间撕开,乱纷纷在他面前扔掉,“先别急,我的人发现是你先跟着我,然后他们才跟着你怎么样,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沈澈按住廖顶顶的肩头,困住她柔软的身体,轻易地只用一只手就扣牢她的两个手腕,猛地一提,将她的手固定在头顶上方,使她不得不抬起下巴看向自己

  她一怔,顾不得疼,恍惚间回忆起当年,他也是这么恶狠狠地抓住了自己的手,咒骂道:“你这个女人真是自甘堕落!这么年轻,你难道想死在这个荒郊野外的加油站里吗?!”

  那个狭小的西部加油站,人迹罕至,身无分文已经走投无路的廖顶顶哆嗦着躲在一角,掏出最后一小袋存货,打算在灭顶的飘飘欲仙中结束自己荒唐可笑的十八岁

  她闭着眼吞了一口烟雾,浑身湿透了一般不停地冒虚汗,指间的烟都快夹不住了,狠狠嘬了一口,再一口,等她恋恋不舍地将烟蒂踩在脚底,滑下身子坐下,刚要闭上眼享受接下来的阵阵快感时,忽然有人走过来了!

  来人正是沈澈,她偷窥过无数次的男人,对方却根本未曾认出来过自己,更不要说有更深一步的接触

  因为吸毒,加之离家出走近半年,廖顶顶消瘦得几乎不成人形,披散着头发瑟缩在肮脏的地上,好几天没洗漱的她看起来又脏又臭,几乎像个乞丐

  就算是亲生父母,怕也认不出这是廖顶顶,更遑论恰好经过这里的沈澈,他只是忽然心生怜悯,难得地多管了一件闲事

  甩下一张钞票,数目刚好够她吃一顿饭,再买一张回程票,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当然,你要是想死,这钱也够你买把锋利的刀了断自己幸好死在美国,别脏了祖国的土地!”

  握着那轻飘飘的纸币,廖顶顶苦笑,两个人仅有的两次交集,他竟每一次都给自己钱,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无意

  只是她没去死,她舍不得用他给的钱去死

  “我只是认错了人,以为你是一位故人,当时心急,没顾得了太多”

  她泪珠盈睫,思及往事满腹心酸,只得哽咽着回答沈澈的问题,别过头去努力不看他

  “哦,那你这位故人现在又如何了,为何不和你联系?”

  “不知道,我早就找不到他了”

  廖顶顶嘴唇动了动,眼神有些失焦,是的,她早就不是当初的自己,又怎么能希冀他还是过去的他?

  沈澈显然不信,捏着她手腕的手劲儿又重了几分,见她疼得脸色煞白却不求饶,不禁有些泄气,这女人和简白珂一个德性,倔强,嘴硬!

  想到简白珂,他更添了几分心烦意乱,不想再问下去,刚要松手,裤袋里的手机响起来

  原来是刘局的会议结束了,找他和廖顶顶一起用午餐

  “抱歉刘叔叔,我这边突然有些急事,改天我做东请您吃饭赔罪”

  不由分说地挂断了电话,沈澈挑挑浓黑的眉,面前女人的沉默和淡漠犹如一只纤细却有力的手,捏住了他的心脏,缓缓收紧,他并不会觉得很疼,但却无法忽视,极不舒服

  “廖小姐,看来一切可能都是个误会那,我之前的提议你不妨再考虑一下……”

  他眯眼轻笑,脸上的表情变化得极快,前一秒还想要她死,这一秒竟又来主动相邀她做他的短期情人

  “抱歉,沈先生”

  廖顶顶回转过神思,听清他的话,从他撤去力道的手中收回自己的手腕,只见上面已经红了一圈,勒得很疼,正色道:“我不会出卖自己”

  “是嘛?是不会,还是觉得自己值得更高的价格,所以等着奇货可居?”

  他挑起她下颌,看着她精致的五官和无懈可击的妆容,打量的眼神有些露|骨和大胆

  忍下想要推开他的冲|动,廖顶顶做了一次深呼吸,一口气连贯出声回答道:“沈先生,如果您再咄咄逼人,我会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汇总为书面材料呈送给美国的司法机构,一方面是对你向我进行性|骚扰的控诉,另一方面则是你利用私权试图贿赂中国政府工作人员想必这两条都会令你接下来感到万分头疼请问,你还要继续吗?”

  他一顿,没想到她会这样有备无患,这一仗他还是大意了,于是输了

  请知悉本网:https://www.touna.org。投哪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oun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