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恭迎少主,童言无忌_这个武圣过于慷慨
投哪小说网 > 这个武圣过于慷慨 > 第211章 恭迎少主,童言无忌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11章 恭迎少主,童言无忌

  在皇宫外,有一群上了岁数,伺候皇族有些慢手慢脚的太监。

  每年都有更年轻,更激灵的小太监净身,年年都有年迈太监要淘汰出宫。

  皇宫为了树立仁慈的形象,也为了让后来的小太监尽心尽力的伺候自己,所以没有彻底放弃这群老太监。

  宫外有个路引司。

  这群老太监可以在路引司担任个闲置,主要任务,就是负责引路。

  皇城极大,外地来的官,容易走着走着迷路,太监们一辈子跑前跑后,这种活最擅长。

  路引司的饷银很少很少,所幸能活到老的太监,年轻时都能积攒一笔银子。

  有些老太监虽然在路引司任职,但长年躺在自己置办的院子里疗养,根本就见不到人影。

  有些还娶了几房媳妇,闲着没事削木头棍子玩耍。

  宫里对待这批老太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之流。

  皇宫给你们在路引司挂了名,就是给了你们一份生活,但你们自己不去劳动,那就没有俸禄,算你们告老还乡。

  有些老太监晚年生活很惨,银子被义子、义女骗走……

  被媳妇小妾骗走……

  被赌坊骗走……

  当山穷水尽时,老太监们又会被迫回到路引司。

  只要是名正言顺的太监,总能有一口饭吃。

  哪怕你站不起来,也可以在路引司每日领取些粮食。

  因为这份待遇,太监对寻常百姓来说,可是大热门的职业。

  ……

  其实最开始,秦近扬的引路人就是路引司的老太监。

  但韩公公在宫里人脉广牌面大,自己的秦兄弟来京都,怎么可以不搞特殊?

  他大袖一甩,直接派遣了两个小太监,跟着秦近扬跑腿。

  这关系到面子。

  外地进京官员,有年轻太监引路,证明在宫里有些背景。

  如果是路引司老太监引路,就代表这个人背景不深。

  刚才两个小太监接到消息,韩公公又要出征,去另一只边军里当监军。高矮太监急匆匆赶回去,连夜跟随韩公公赶赴边境。

  此时,秦近扬身旁站着一个胖胖的矮个子老太监。

  可能是自卑的原因,他故意粘了两撇黑色的假胡须,一撇一捺,八字胡。

  秦近扬第一眼看到老太监,差点以为是龟丞相上岸了。

  一路跟着龟丞相,秦近扬横跨了几条街,终于回到自己在京都的院子外。

  这姓安的老太监是矮个子小太监亲自推荐,据说是矮太监曾经的师傅。

  安太监以前伺候先帝的爱妃,也是个风光人物,可先帝驾崩,老太后削减先帝妃子们的银两,就提前驱逐了伺候太监。

  以前安太监日子也不错,闹市有一处院子,还攒了不少银两,放眼京都,也是有头有脸。

  可惜,他染上了赌,最终院子输没了,银子也输没了,甚至还欠了不少债,只能回路引司跑腿混一口饭吃。

  矮太监把龟丞相推荐给秦近扬,除了当年有些师徒情分外,还因为龟丞相曾经在京城伺候过一段时间北鹰飞将,对北鹰府比较熟悉。

  ……

  咚咚咚!

  咚咚咚!

  “老崔,老崔……快快开门,速速迎接你的少主……快快快……”

  秦近扬站在大门外。

  安公公上前敲门,焦急又殷勤。

  好多年前,他在北鹰飞将伺候,那时候赵北鹰的最信任的家奴就是崔四掸。

  一晃眼这么多年,崔四掸长年闭门不出,都好久好久没见了。

  徒弟说,这姓秦小飞将慷慨大方,自己一定得好好伺候,万一赏几枚金叶子,自己也能还了赌债。

  呸!

  只要还了钱,自己再赌,就剁了自己的手。

  一定要剁手!

  秦近扬面无表情,上下观察着北鹰府。

  能看得出来,很气派。

  不管是门外的门面,还是坐落的院墙,都很考究精致,粗中有细。

  但明显是有些陈旧了。

  虽然院子内部还没有看到,但大门口的装饰,已经斑驳陈旧。

  难怪驸马爷要帮自己修缮院子,确实应该修一修了。

  ……

  吱呀!

  很快,大门被打开。

  崔四掸一家人,站的整整齐齐,早已经等待了多时。

  除了崔四掸一家人外,府里还有一些帮忙的下人,是纯粹的雇佣关系,路上安太监已经解释过。

  虽然崔家一直坚定他们是北鹰飞将的家奴,但其实他们的奴籍早已经被赵北鹰抹去,现在是根正苗红的中州人,甚至崔四掸的两个儿子还有了家室,都在御林军任职,算有出息了。

  府里招募一些下人,也理所应当。

  “老奴……拜见少主!”

  安太监躬着身子,手臂指着院子,示意秦近扬登门。

  秦近扬点点头,面带微笑,尽量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说实话,他在偷偷模仿白泰空。

  那笑容很厉害。

  见秦近扬走上前,崔四掸首先跪下,重重磕了个头。

  “拜见少主!”

  见父亲跪下,其他人才不情不愿的跟着跪下。

  他们虽然也很敷衍的磕了个头,但脸上明显是很不服气的表情。

  特别是几个八九岁的孩子。

  这应该是崔四掸的孙子。

  秦近扬一眼就认出了崔四掸的四个孩子。

  老大年长一些,面无表情,看不出什么情绪,但下跪磕头的礼节,没有怠慢。

  老二似乎有些抵触,但眼神一直在看老大,明显唯首是瞻。

  老三是个20左右的少女,亭亭玉立,毕竟是外国血脉,鼻子比中州姑娘高耸一些,个头也高出不少。

  老四是个愣头小子,眼神对老大和老二有些躲闪。

  安太监路上说过,老大和老二是一个娘,早就死了。

  老三是一个娘,已经死了。

  老四是崔四掸逛窑子生下的孽种,所以有些自卑。

  在后面,就是老大和老二的子嗣,崔家人丁兴旺,两个儿子都生了好几个,秦近扬懒得关注。

  “都起来吧,都是自己家人,以后就别跪了!”

  秦近扬上前一步,把崔四掸搀扶起来。

  老头已经很老了,白发苍苍,一辈子兢兢业业,除了玩女人逛窑子,也没有什么特殊嗜好。

  “谢少主!”

  崔四掸声音颤抖,但却洪亮。

  可惜,他身后的子嗣,声音却稀稀拉拉,明显是不情不愿。

  “老奴携后代子嗣,请少主去灵堂上香!”

  崔四掸道。

  “烦请带路!”

  秦近扬拱手抱拳。

  给赵北鹰上柱香,是应该的。

  ……

  “哼,长的贼眉鼠目,一看就是不是好东西!”

  一行人刚走没几步,突然有个孩童在窃窃私语。

  如果在空旷地方,孩子声音低,再加上草木风声,秦近扬也听不到,毕竟有些距离。

  此时路过一处安静地,声音就显得格外刺耳。

  “给他的饭里下泻药,毒死他……小爷是什么身份,凭什么跪他?”

  又有个孩童回应。

  两个孩子生性顽皮,又走在最末尾,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凸出。

  嗡!

  崔四掸停下脚步,缓缓转头,两只眼睛突然就开始锋利。

  他看着两个孙子,视线里充满失望。

  “父亲息怒!”

  老大连忙抱拳请罪。

  老二走过去,冷冷瞪了眼两个孩子。

  二人是他和老大家的嫡长子,平日里两个人关系不错。

  “掌嘴……”

  崔四掸的声音很冰冷。

  “父亲……我……”

  老二下意识开口求情。

  老大的儿子也就罢了,自己的儿子,自己都舍不得打。

  啪!

  啪!

  老大闪电出手,一人一巴掌,直接扇飞了儿子和侄子。

  他知道老爷子的脾气,平日里老爷子没有什么在意的事情,可涉及到北鹰飞将,这是老爷子的逆鳞。

  “等等……”

  秦近扬开口说话的时候,老大已经扇出了巴掌,他其实想阻拦来着。

  “童言无忌,不是什么大事,没必要打……”

  秦近扬笑了笑。

  他到是能理解两个孩子的想法。

  原本是自己家的大院子,突然来了个主人,还是名不正言不顺的那种,开局就要下跪,爷爷又自称老奴,谁能受得了。

  秦近扬早就想过崔家的安置。

  他反正也不可能在京都常住,等自己走了,北鹰府一切照旧,如果崔家人想要出去自己发展,秦近扬还准备给些盘缠银两。

  京都人情复杂,能守住这个院子,崔家也不容易。

  “还不谢谢少主……否则今日非打断你们的狗腿!”

  崔四掸瞪着自己的两个儿子。

  子不教父之过。

  孙子这幅德行,两个儿子有大问题。

  “多谢少主不罚之恩!”

  老大和老二对视一眼,虽然眼里有些轻蔑,但还是恭恭敬敬抱拳。

  两个孙子躺在地上,嘴角淌着血,但却梗着脖子,一脸的不服气。

  ……

  秦近扬不想结怨,自顾自朝灵堂走去。

  老大急忙跟上,老二铁青着脸,训斥着,让两个孩子听话。

  其余孙子辈的孩子已经被吓傻,一路上鸦雀无声,战战兢兢。

  在这个家里,爷爷一言九鼎,可怕的很。

  老三叫崔花勇。

  她面无表情,对秦近扬毕恭毕敬,起码表面上礼数周到。

  老四看了眼两个大侄子……活该!

  这两个大侄子,时不时就跑来,嘲讽他是野种,老四为了不被老大和老二欺压,也只能忍气吞声,笑一笑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由于娘亲的身份,崔四掸对他都极其冷漠。

  ……

  灵堂!

  秦近扬在崔四掸的伺候下,按流程上了香。

  仪式结束,秦近扬就下令,让崔四掸的几个儿女各自忙自己的事情去。

  顿时间,一群人鸟兽一样轰然散去,一个个迫不及待。

  灵堂前就只剩下了秦近扬、安太监和崔四掸。

  “少主,老奴带您查看一下府邸,顺便还有这几年的账本……当年老爷在皇都有些产业,这几年也有些收入。”

  崔四掸恭恭敬敬。

  “老爷子,没必要这么拘谨!”

  秦近扬苦笑一声。

  寸土寸金的皇都,北鹰府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三个人很快就逛了一圈。

  关于府里的账本,他更是一窍不通,看着就头疼,让崔四掸自己处置。

  “老爷子,你的修为是几品?”

  书房。

  秦近扬坐在主位,崔四掸站在地上,还是那副恭恭敬敬的表情。

  虽然直接问有些不礼貌,但秦近扬是真的好奇。

  “老崔,你很多年前就是五品,是不是已经六品了?”

  安太监已经习惯了秦近扬的性格脾气,说话行事也就随意了一些。

  “没有!”

  崔四掸摇摇头。

  “老奴年事已高,潜能早已经耗尽,此生六品无望……但舍了老奴这条老命,有把握拖一个六品一起上路。”

  “少主难道有六品强敌?老奴愿意以死血战!”

  崔四掸的眼神立刻炽热起来。

  “别别别……我没有仇家……”

  秦近扬摆摆手。

  能拖死六品,那应该是五品大圆满。

  厉害了。

  北鹰府虽然陈旧,有些房间的外墙甚至开始破烂,但在这府里,还是有些宝贝的。

  根据安太监所说,当年皇上赏赐给北鹰飞将一批御用灵砖。

  如果不是崔四掸实力强劲,肯定会有宵小之徒暗中行窃。

  路上秦近扬也询问了一下崔四掸,为什么没有及时修缮北鹰府。

  根据崔四掸的财物汇报,银子其实是足够的。

  崔四掸如实答道:当年北鹰飞将如日中天,深得陛下赏识,北鹰府都是皇宫御用工匠亲自筹建,普通工匠水平不够,反而会破坏府邸。

  北鹰飞将已经故去,皇宫的御用工匠肯定不会给他一个老奴面子。

  秦近扬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难怪,驸马爷专门提起修缮府邸的事情。

  这些皇族赘婿,可真是心思如发,心思缜密,任何小细节都不放过。

  ……

  “安公公,你且回避一下,我有些府里的私事,要和少主交代!”

  崔四掸看着安太监。

  “秦将军,那老奴就先去客房休息一会。”

  安太监有眼色,点点头,一溜烟走了。

  “少主,在这书房的背后,有一个密室,是当年陛下赏赐的灵转所铸,老爷取名为宝营……请跟我来……”

  崔四掸在桌面上找到一个机关,重重一拧。

  轰隆隆!

  一阵震动响起,秦近扬身后的书架从中间分开。

  灵气!

  有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

  果然,里面是一间不算小的密室。

  这里面的灵气之浓郁,比许元晟的密室强好几倍。

  秦近扬好奇的走进去。

  这时候,他也明白了赵北鹰为什么取名为宝营。

  当年赵北鹰告老还乡,他麾下的边军改制,原来的旗号撤去,但北鹰营的牌匾还是保留了下来。

  赵北鹰一生从军,已经习惯了营地。

  藏宝的密室,就叫了宝营。

  ……

  “坐在这里面修炼,一头猪都能二品!”

  秦近扬在宝营里走了一圈,自言自语。

  和这里的修炼条件比较,合岚山庄从上到下都和乞丐一样。

  宝营里并不是空荡荡的空间,而是各种灵砖错落有致,明显是一个很高明的聚灵阵。

  在宝营的正中央,还有一颗小腿高低的翠绿小树苗。

  这小树苗散发着寒气,让宝营里温度凉爽,气息通透。

  “少主,宝营是一个聚灵阵,当年帮老爷布阵的人,是皇宫里最强的阵法大师……对了,他已经叛逃,现在是叛军里的魏天师……”

  崔四掸解释道。

  “又是魏天师!”

  秦近扬笑了笑。

  裴风空,严京非,吴信海……都是这个魏天师的手下。

  “这颗小苗,是莲妙树……莲妙树成熟时,可以结出数枚莲妙果……服用一颗莲妙果,可以直接让武者的根骨晋升一个小阶段……”

  “莲妙果对白玉根骨效果最强。”

  “如果一个下品白玉根骨,只要服用四颗莲妙果,就可以晋升到宝气根骨……”

  “根据记载,莲妙果只对一个大品阶的根骨有效。如果白玉根骨服用,那宝气根骨就不再生效……如果是黄金根骨服用,那白玉根骨将没有效果。”

  “所以,莲妙果是白玉根骨的灵丹妙药,另一株在太后娘娘的小园子里,皇亲贵族都难以得到。”

  “其实也有皇族的宝气根骨服用过莲妙果,但效果微乎其微!”

  崔四掸介绍道。

  “嘶!”

  秦近扬都下意识吸了口凉气。

  四颗果子,让白玉根骨直接晋升到宝气根骨。

  简直无敌了。

  这玩意如果拿出去卖,还不得让人们抢破头?

  “产量怎么样?”

  秦近扬急忙问。

  “唉……”

  崔四掸摇摇头,表情有些落寞。

  “莲妙果是一个小国王族的秘术灵药,当年老爷率兵征讨,一路灭了那个小国,结果国王连夜摧毁了莲妙田,所有妙莲根茎全部灰飞烟灭……”

  “老爷也是幸运,活捉了小国的太子。太子身上有最后一株妙莲根茎,是准备逃出去,悄悄积蓄力量复国……”

  “后来,老爷把太子和妙莲根茎全部拿回朝廷……小太子被皇太后押着培育莲妙果,终于是培育出了活完整的一株。接下来是培育更多,可天不遂人愿,小太子夜夜惊慌失措,再加上亡国之恨,心力交瘁之下猝死。”

  “最后,莲妙果藤虽然活了,但却只剩下了最后一株……这藤五六年才结果,最多的一次,结出八颗果子,但更多的时候,就是五颗左右。”

  “我打听过,好像随着时间推移,宫里那颗莲妙根茎也越来越枯,下一次能有三颗果子就不错了。”

  崔四掸摇摇头,心里一阵惋惜。

  当年那个小国虽然人数不多,但王族成员各个战力不俗。

  可惜,王族人数终究是少。

  王族也是吝啬,宁愿把果子卖给中州,卖给其他国家,也舍不得给自己的国民服用。

  最后,小国畸形。

  王族实力强,但人数极少。

  军队却又弱的可怜,一触即溃。

  心胸狭隘的王族,目光短浅,一心只怕国民强盛,注定不可能长久。

  “那这一颗?”

  秦近扬指着眼前的小藤蔓。

  “这一枚是残藤,是老爷搜刮王城,在废墟里找出来的唯一残留。”

  “陛下也知道这一根残藤,也派人来探查过。宫里的丹师说,这枚藤蔓大概率不可能结果,陛下为了犒赏老爷勇武,就留给了老爷。”

  “老爷也研究了很久很久,最终找来高人,想到一个催熟的方法……但老爷还不等莲妙树长大,就急匆匆回了戚佅城……这一走,老爷再也没有回来。”

  “北鹰府就这样荒了,这枚莲妙树藤蔓,也就在这里闲着……好在宝营里灵气浓郁,藤蔓暂时还没有枯萎迹象。”

  “所幸,少爷你学会无字承光诀,老爷的这份遗产,您有机会继承。”

  崔四掸笑道。

  “无字承光诀?”

  秦近扬皱了皱眉。

  “这块玉石里,是当年那个小国的妙寒真气,用妙寒真气可以催熟莲妙树……当年老爷在玉石里布下阵法,原本是一年后用无字承光诀抽走妙寒真气……可老爷走了,别人都没有无字承光诀。”

  崔四掸指了指墙角一块水桶大的白色玉石。

  乍一眼看去,仿佛一块大冰坨。

  “妙寒真气?”

  秦近扬眯了眯眼。

  如果没有意外,这冰坨里,应该是一部武学。

  北鹰飞将所谓的阵法,是在破解玉石里的武学奥义。

  这种方法类似于托管,让阵法自己运算,高端阵法师都懂这项技能。

  “有了妙寒真气,再让老奴的三个犬子辅助,您就可以让莲妙树结果!”

  “当然,结果失败的可能性极高……老爷说过,哪怕是成功,最多也就两颗。”

  崔四掸苦笑。

  ……

  离开书房,崔四掸回去休息打坐。

  他岁数太大,再加上体内有些暗伤,每日都需要打坐,否则身体吃不消。

  秦近扬在小花园里随意散步。

  有了妙寒真气,还得崔家的三个孩子同时帮忙,才能开花结果。

  老三好说。

  老大和老二,明显不可能帮自己啊。

  罢了!

  老大和老二的作用,是每人从小修炼了一门特殊真气。

  因为从小就在修炼,他们修炼到了无极境,所以只有他二人可以帮自己。

  这也是崔四掸从小到大强迫儿女的结果,他一直惦记着北鹰飞将的任务。

  三部真气,都是养气类型,其实性价比极低,如果不是崔四掸强迫,几乎没有人愿意修炼。

  “罢了……用潜能点吧,我先自己学会了再说。”

  秦近扬自言自语。

  ……

  咳……

  咳咳……

  侧房里,崔四掸一阵咳嗽,很快嘴边就都是鲜血。

  “爹爹!”

  崔花勇急忙上前伺候。

  “好啊……少主回来了……哈哈哈……好啊……”

  崔四掸摆摆手,根本不在意自己的身体。

  他一直固执的活着,就是想等老爷的后代回来。

  现在自己还不能死。

  少爷已经到了婚配年纪,如果能娶个王爷家的郡主,当个闲散女婿,也是极好的。

  当年老爷就说过,如果他有儿子,就没必要让儿子去建功立业。

  有本事,当个驸马,那才是轻松舒服一辈子。

  少爷一表人才,和乱王爷府相熟,虽然乱王爷没有适婚郡主,但乱王爷认识其他王爷啊。

  未来可期。

  当务之急是莲妙果。

  两个逆子,我知道你们心有不甘,但如果你们敢忤逆少主,我剥了你们的皮。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